聚会吧
当前位置:首页 > 小品剧本库

小品剧本库

欢乐喜剧人刘维余钦南小品《维妙维肖》台词完整版

 

演员:刘维  孙奇 余钦南 任梓慧 支明

孙奇:他也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。

刘维:老板,你干什么呀?

孙奇:一个小保安敢跟我斗舞,来,我今天斗“死”他,来。

刘维:不是,老板。

孙奇:走

刘维:老板

孙奇:来,来,转,来,孔雀舞,啄,来,啄“死”他,来,我啄“死”他今天。

刘维:老板,你这不喝酒挺好一人,你一喝酒,遇到门口保安大爷就斗舞。

孙奇;我从小就有基础,我为什么不跟他斗舞?

刘维:你打牌也有基础,你为什么不斗地主。

孙奇:怎么的?我跳得不好是吧?我刚才怎么跳的?给我来一遍。

刘维:别跳了。

孙奇:来呀来呀来一遍啊,跳得不错,但是,你只模仿到我的三分。

刘维:我一分也没模仿,我模仿的是大爷跳舞。

孙奇:那我是怎么跳的?

刘维:来呀来呀斗舞啊,孔雀舞来不,啄你啄你啄“死”你,干什么玩意。

孙奇:走走走,快走。

刘维:老板

孙奇:来呀,斗舞来

刘维:老板

孙奇:孔雀舞,啄啄啄他。

刘维:不好意思,大爷,他一看到看门大爷就爱跟人斗舞。

郭德纲:没事

刘维:不好意思。

郭德纲:我那鸟枪呢。

刘维:这是什么体重?

孙奇:来,让他过来跟我,我啄他来,快。

刘维:老板,你说你喝这么多,你去那不是茶楼吗?

孙奇:是,他们喝杯茶,我喝瓶酒。

刘维:老板你说你这喝这么多图什么啊?

孙奇:图什么,就这么喝,合同都没签成,你说我不喝,咱业务哪来的,没有业务,哪来的钱,没有钱。

刘维:哪来的工资,老板,我说工资呢,老板,你看,一说工资你就睡,一听斗舞你就醒。

孙奇:谁要斗舞来,我啄他来,我啄“死”他。

刘维:行了,老板,你喝得里倒歪斜的了,要不然我给你送回家吧,走。

孙奇:不是,等会,这一会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合同,那个余老板,就咱们那个供应商,虽然我俩没见过面,但是我俩在电话里已经沟通好了,来了就签合同,签完合同就给你们发工资,但是今天我有点喝多了,这么签,不尊重人家。

刘维:那怎么办啊?

孙奇:这样,你替我签,从现在开始,咱俩身份互换一下,你是老板,我是司机,就这么定了。

刘维:你说,我哪是个老板的料,我从来也没想过我自己能当老板,我根本没有那方面的气质,我就想为你做牛做马,我什么时候想过当老板呢,大家说我像老板吗?

观众:像

刘维:但我怎么觉得,我更像男团呢。

余钦南:开年会呢?不好意思,我好像走错了。

刘维:等会,大哥,你找谁啊?

余钦南:我找刘总。

刘维:刘总,就是我呀。

余钦南:你就是,刘总啊,你好,我是那个供货商。

刘维:余总

余钦南:你好,都说这个刘总跳舞不好,我刚才这一看,跳得这不挺好的吗。

刘维:好吗?

余钦南:好啊。

刘维:好吗?

余钦南:好啊。

刘维:好吗?

余钦南:好啊

刘维:好吗,好吗,好吗。

余钦南:好了,好了,好了。

刘维:哪好了?

余钦南:好疼,踩脚了。

刘维:不好意思,余总。

余钦南:咱们一直打电话,然后没见过面,来,这个是我的名片。

刘维:红浪漫ktv

余钦南:拿错了,这是刚才门口那郭大爷给我的,这个是。

刘维:女子吃的食品有限公司,女孩吃的。

余钦南:好吃的食品有限公司。

刘维:你这名片上我发现,你不只是余总,你这怎么还有一个法律顾问呢?

余钦南:我大学学的是法律,毕业了就在自己公司,兼了一法律顾问。

刘维:都顾问什么呀?

余钦南:主要就是经济纠纷,我跟你说现在有这个,冒充老乡骗钱的,有装老板的,最过分的现在还有个,代签合同的你说。

刘维:有这样的人吗?

余钦南:太多了,没准就潜伏在你我身边。

刘维:那这种情况下的话,都怎么判呢?

余钦南:一般算诈骗。

刘维:诈骗呐,那都得怎么处置呢?

余钦南:那一般反正都进去了。

刘维:我出去了。

余钦南:刘总,这怎么还入戏了呢,我说的是有合问纠纷的,咱这有合同纠纷吗?没有,对不对?来,咱看下合同。

刘维:你等会,是不是这个合同,只要老板亲手签的,它就不算代签。

余钦南:那当然了,咱怎么坐这签啊。

刘维:那就不能坐这了,那我就得坐这了,手已经准备好了。

余钦南:你这?

刘维:来,笔,来了,准备好,来吧宝贝。

余钦南:刘总,你这签合同,手拉手我没懂。

刘维:他是我的发小,我有任何重要的事情,都要让他陪在我的身边。

余钦南:那他这是怎么了?

刘维:喝多了,你别问这么多了,赶紧一份合同签完得了,撑不住了,哥。

余钦南不是,刘总,不是一份合同,咱这十好几份呢,都得签。

刘维:这得判几年呐。

余钦南:你说什么?

刘维:余总,我再请教你几个法律上的问题,行不行?来。

任梓慧:我到我老公公司了。

刘维:不好意思。

任梓慧:那麻将你们就先打着嘛,好了,不说了,再见。

刘维:嫂子,你怎么来了呢?

任梓慧:不是你给我打电话让我来的吗?我的麻将刚打上,你这电话咣咣就是追啊,你是“追光的哥哥”吗?

刘维:不是,嫂子,我刚才确实给你打电话,你现在来的这个时间段,确实也有点尴尬。

任梓慧:尴尬什么呀?我自己家公司,我尴尬什么?有外人是怎么的?

余钦南:这呢

任梓慧:这位是?

余钦南:你好,这是我的名片,我自我介绍一下,我是好吃的食品有限公司董事长,我姓余。

任梓慧:余总您好,我是刘总的夫人。

余钦南:你好

任梓慧:你怎么回事?明知道今天签合同,还让他喝那么多,你怎么看着他的?

余钦南:他?

刘维:他,对,他,我司机,喝多了,我不会开车,担心我。

任梓慧:说什么呢?不会开车,找你干吗?不会开车,要你有什么用,起来。

余钦南:这什么意思?



相关文章

相关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