聚会吧
当前位置:首页 > 小品剧本库

小品剧本库

李海银 高海宝 盛伟 小品《家长驾到》台词完整版

 

演员:李海银 高海宝 盛伟

高海宝:海银,咱俩的事儿,你跟阿姨说了吗?

李海银:说了

高海宝:那我现在这个条件状况,你说了吗?

李海银:那没说,我琢磨着,咱俩在一起奋斗几年,等条件好了以后,再跟他们说。

高海宝:行,听你的。

李海银:那你以后要是有钱了,你会不会抛弃我呀?

高海宝:你放心,我不会有钱的,不,我跟你开玩笑,来,准备迎接一个好消息,我前两天面试的那个工作下来通知了,让我下个月正式上班,海银,相信我,咱俩以后的日子,一定会越来越好。

儿子:都在呢,找你俩有事。

高海宝:什么事儿?单身狗。

儿子:能不能把侮辱我的字儿去了?

高海宝:什么事?狗。

儿子:行了,是这样,你俩住我家这么长时间,我也没催交过房租,知道为什么吗?

高海宝:不知道。

儿子:因为咱俩是哥们儿,是兄弟,兄弟有难了,我能不帮一把吗?现在兄弟我有难了,想请你帮个忙,站住,你俩啥意思?

高海宝:不是,我俩这个情况,你也应该了解,我俩真没钱。

儿子:我不借钱。

高海宝:坐,哥们儿,来,都是朋友,有什么需要帮忙你就说。

李海银:对

高海宝:借什么?

儿子:我想借你媳妇儿。

高海宝:借,你过分了。

儿子:我就是,听我把话说完。

高海宝:你说什么说。

李海银:你听他把话说完。

高海宝:不是,我听你怎么还有点期待呢?

李海银:想什么呢?小心眼儿,你说。

儿子:是这样,你们也知道,我家特别有钱,但我不想不奋斗,就过上你们特别想要的那种生活,我不想,但是我爸一直催婚,说非要成家了,去继承他的千万资产才行,我特别地烦。

高海宝:我跟你说,要不是我温柔的女朋友在身边,我是真想揍你,消消气。

儿子:不是,你听我把话说完,重点在下面,前几天我爸去体检,发现心脏有点问题,你说要再不找个女朋友的话,我这辈子可能就见不着儿媳妇了,所以我想借你女朋友,演一下我女朋友。

高海宝:哥们,你听我说,不是我不帮你,就你说的这种情况,我同意,海银都不能同意。

李海银:我同意。

高海宝:你看看她,你同意?

李海银:都是老同学,又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,人家爸爸有事了,咱不帮一把合适吗?什么时候来?

儿子:一会儿就到。

李海银:不说了,我去化个妆,心想的事儿都能成。

高海宝:不是,你不行就换个人吧。

儿子:你对我不放心哪?

高海宝:一会儿你俩必须注意尺度。

儿子:你放心,一会儿我让你在客厅待着,行不?

高海宝:那没问题。

儿子:行吗?

高海宝:行

盛伟:儿子

儿子:我爸来了,快。

高海宝:那我去叫海银。

盛伟:儿子,开门。

儿子:来了,爸来了。

盛伟:你的女朋友呢?

儿子:这呢

高海宝:媳妇儿,叫叔叔。

李海银:叔叔好。

盛伟:媳妇儿?

李海银:那个我英文名叫媳妇。

盛伟:还挺洋气,姑娘属啥的?

李海银:属鸡

盛伟:我儿子属狗,你属鸡,你俩凑一块有个词儿,有个词儿叫那个,那个。

高海宝:鸡犬升天。

李海银:对对对

儿子:爸

李海银:不对,叔叔,我俩在一起是,偷鸡摸狗。

儿子:爸,你先坐,先坐,那个她第一回见您,有点紧张。

盛伟:理解理解,你们也坐。

李海银:好

盛伟:小伙,你是干啥的?

高海宝:我是他室友。

儿子:室友

盛伟:你们仨这么坐合适吗?

合:对对对

盛伟:室友坐中间合适吗?

儿子:来

高海宝:习惯了

盛伟:媳妇

李海银:对

盛伟:我来的时候,你阿姨特意嘱咐了,说见着未来儿媳妇,一定把这个我们祖传的这个玉镯,送给你。

儿子:爸

盛伟:戴上

儿子:这个时候给有点早。

盛伟:早什么早,不早,坐下,戴上。

李海银:叔叔,这个太贵重了,我要不合适。

盛伟:有什么不合适的,合适,戴上。

李海银:不合适,这还挺合适。

盛伟:你妈说了,见着儿媳妇儿,赶紧拍张照片给她发过去。

儿子:行

盛伟:高兴高兴,来,拍个照片,你俩把外套脱了精神,对不对?

儿子:爸,快给我俩拍呀。

盛伟:拍谁俩?

儿子:拍

李海银:撞衫了,这是撞衫了。

儿子:爸,你没事吧?你俩回屋换一下。

合:好好

盛伟:我跟你说,儿子,你这室友就。

儿子:是

盛伟:他俩干啥去了?

儿子:他俩

盛伟:回一个屋啊?

儿子:海宝,回错屋了。

盛伟:咱不租给他了,行不行?你别出来了。

儿子:别出来了。

盛伟:气死我了。

儿子:消消气,消消气,来,我给你拍照,来,好三二一,爸,你看,看好看不?

盛伟:这个好

儿子:爸,你看这个照片也拍了,镯子你也送了,人你也见了,没啥事儿就先回去吧。

盛伟:我不走,我今儿住这,我睡沙发。

儿子:你这是干啥呀?

盛伟:我得看着你这室友搬走,我才能走,我去买菜去。

儿子:不是,爸。

盛伟:我去买菜。

儿子:别,出来吧。

高海宝:我的天,可算是走了。

儿子:走啥呀?下楼买菜去了,说你搬走他才走。

李海银:要不你先出去躲躲?

高海宝:不是,我总感觉你俩是商量好的。

李海银:你想啥呢?我能看上这样的?

儿子:受伤了

高海宝:一会儿等叔叔来了,不行我就直接摊牌。

儿子:那不行,我爸正在兴头上,那万一一受刺激有个好歹,那谁的责任?来了。

李海银:回来了。

儿子:来了,赶紧再躲躲,躲躲,辛苦。

妈妈:闺女

李海银:妈妈,我妈来了。

儿子:海宝



相关文章

相关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