聚会吧
当前位置:首页 > 小品剧本库

小品剧本库

孔云龙 李云杰 小品《赏金相声人》台词完整版


演员:孔云龙 李云杰 周九良 栾云平 李鹤东 曹鹤阳 冯照洋

周九良:草原的上空盘旋着老鹰,团结的羊为了生活奔忙,可爱的羊就像我一样,来帮忙,今天是《欢乐喜剧人》的总决赛

今天是《欢示喜剧人》的总决赛,我帮三哥创作了一段,中西结合文武带打的相声《赏金猎人》遥远的西部,有那么一群赏金猎入,他们勇武好斗行侠仗义,经常在酒馆里聚会消遣。

孔云龙:酒保,酒保,你能不能不哇哇了。

曹鹤阳:哇哇哇

李云杰:你再哇哇我一屁股坐“死”你。

曹鹤阳:我说二位客人,我给咱们西部酒馆,添加一点西部的音乐,增加一点西部的氛围,有什么不对吗?

孔云龙:你这音乐一点都不符合,我们牛仔儿的气质。

李云杰:哥,牛仔,这个地方就别加小字眼了。

孔云龙:你还是入行浅。

李云杰:怎么?

孔云龙:必须得说牛仔儿。

李云杰:为什么?

孔云龙:说牛仔儿口音纯正,我们是西部牛仔儿赏金猎人,我们狂野,洒脱,我们对生活充满了乐观,能放这么阴郁的曲子吗,放点我们这个行业,经常爱听的曲子。

曹鹤阳:我明白了,您听这个,走。

孔云龙:这味那才叫地道。

李云杰:听着就有老西部的感。

孔云龙:对味

栾云平:辛苦

合:辛苦,辛苦

曹鹤阳:你们这帮牛仔见面还挺客气。

栾云平:见面道辛苦必定是老仔。

曹鹤阳:合辙押韵。

栾云平:小二,小二,小二。

曹鹤阳:不是,你叫谁小二。

栾云平:不叫你小二,还叫你小四。

曹鹤阳:得,客官,您要点什么呀?

栾云平:一杯黑啤。

曹鹤阳:黑啤

栾云平:一个馅饼,馅饼的馅一定放在饼的上边,然后撒上一圈白色的芝麻酱。

曹鹤阳:我猜您想说是披萨多搁芝士,对不对?

栾云平:芝士这词说出来,我怕我自己不懂。

曹鹤阳:行,给您下单。

栾云平:够机灵,二位,辛苦。

孔云龙:辛苦,来,坐。

栾云平:看这意思,不像本地牛。

李云杰:你好眼力,不是此地的人士,我们是外地牛。

栾云平:搭档

孔云龙:看出来了?我们两个人要出去决斗,都是一块,我站在桌子外头开枪,他站在桌子里头帮衬着我。

栾云平:明白,逗哏牛,捧哏牛,说咱们牛仔的行话,坐着。

孔云龙:就是坐着。

栾云平:坐着

李云杰:好

栾云平:我就自报一下家门了。

孔云龙:好

栾云平:在下,汤姆·栾,二位怎么称呼?

李云杰:我无名之辈。

栾云平:他这名还挺好记,您怎么称呼?

李云杰:我还没说我名字呢?

栾云平:你不是无名之辈吗?你怎么称呼?

孔云龙:不值一提。

栾云平:上下联。

孔云龙:你先等会,你能不能让人把话说完了。

栾云平:说

孔云龙:我们这是跟你客气客气。

栾云平:瞎客气

孔云龙:我们也得介绍一下自己,在下。

栾云平:你嘴里有摩托车是怎么着?你慢点说不会吗?什么东?

孔云龙:肖恩·孔老鹰,费劲。

栾云平:你们这组合,我知道,叫三个火枪手,今天怎么才来俩呀?

孔云龙:我们这个组合本来就是两个人。

李云杰:对

栾云平:那干嘛叫三个火枪手?

孔云龙:我,是三哥。

李云杰:我是火枪手。

孔云龙:三哥火枪手。

栾云平:现在牛仔们都开始谐音硬了。

孔云龙:要不你也加入我们这个团队吧,怎么样?

栾云平:不怎么样。

孔云龙:你想你加入我们这个团队之后,咱们就变成三个人了。

栾云平:我用你告诉我。

孔云龙:我保送你走我前头。

栾云平:你得了吧,指不定谁保送谁呢,咱仨人凑在一块,这就叫缘分。

李云杰:对

孔云龙:那可不

栾云平:店小三,这账算他们头上。

曹鹤阳:好嘞

李云杰:给您道谢。

孔云龙:你是不是傻呀?算咱俩头上,你跟他道什么谢呀?

周九良:孔老鹰他们几个赏金猎人,正在闲聊之际,本地的警长彼特·冯,推门而入,觉得不够帅,又重新入了一遍,他进到门来四下观望,回身坐在了椅子上冷眼旁观,突然拍案而起,左手抱头,右手抱膝,左脸贴在右屁股上,匍匐前进来到三人的面前。

冯照洋:周九良,你差不多了。

周九良:我再想想加点什么动作呢?

冯照洋:诸位我叫彼特·冯,是本地区新上任的警长,我们正在抓捕一个人,这个人非比寻常,手段毒辣,当然了,有难度的事情,赏金也是很丰厚的,十万。

合:十万?

冯照洋:你们仨要咬人是吗?

李云杰:有通编令吗?我们看看。

冯照洋:拿去看吧。

孔云龙:郭德尔纲?

李云杰:郭德尔纲?

孔云龙:这名字听着真,顺溜。

栾云平:那什么冯?



相关文章

相关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