聚会吧
当前位置:首页 > 小品剧本库

小品剧本库

郭德纲于谦相声《我要得奖》台词完整版

演员:郭德纲 于谦 秦霄贤 孟鹤堂 张九南 岳云鹏

于谦:这俩哪是好的,哪都是好的。

郭德纲:谢谢,好家伙,这个,看孟鹤堂说相声很累。

于谦:看得出来。

郭德纲:这个,观众们不容易,跟他一块学,开心吗?

观众:开心。

郭德纲:没见过什么世面,坐在后台一听,我以为龙字科开课了,谢谢大家的支持,好,就会一个去你的吧,我就要你了,去你的吧,说相声是天底下,最简单的事情,但是说好了不容易。

于谦:对。

郭德纲:我是得力于谦哥的帮助。

于谦:您太客气了。

郭德纲:玩笑说玩笑。

于谦:别捧我。

郭德纲:玩笑说玩笑。

于谦:不能捧,不能这么说。

郭德纲:感谢于老师对我的帮助,这一晃,咱们哥俩认识也二十来年了。

于谦:二十多年了。

郭德纲:九十年代我们就认识。

于谦:是。

郭德纲:那会人家演小品演电视剧。

于谦:干的活比较杂。

郭德纲:红得都不行了那会。

于谦:谈不上。

郭德纲:真的,后来我们哥俩在一起合作,一眨眼到今天,这都五十来岁了。

于谦:五十二了。

郭德纲:真是让人感慨。

于谦:是。

郭德纲:那个在台上于老师,和于老师的家人,对我的帮助很大。

于谦:主要是家人们。

郭德纲:因为没有办法,台上你要说别人不合适。

于谦:那也是。

郭德纲:都是假的,一说一乐的事。

于谦:对。

郭德纲:但是咱们发自肺腑地说,得力于谦哥。

于谦:客气。

郭德纲:真的,比我年纪也大,比我经验也丰富,比我会的也多。

于谦:您这是怎么了这是,您这一直捧我。

郭德纲:相声说得,这不用我说,您各位有目共睹,除此之外呢,人家,唱歌方面有建树。

观众:来一个。

郭德纲:别让于老师唱了,真的,他唱的因为太好,他唱的歌,还不是你们想象中的什么,口水歌,随便听听就会了,不是,他唱的歌都挺有身份,挺看技巧。

于谦:都是些老歌。

郭德纲:那才看能耐了,还唱那什么摇滚类的歌曲。

于谦:我还是喜欢。

观众:来一个。

郭德纲:别难为于老师,咱们见过,有时候,之前咱们有大型晚会,于老师,穿个皮夹克,那个,裤子外边戴一个那叫什么,就裹腿那个玩意儿,戴一个大墨镜。

于谦:那个范。

郭德纲:对吧。

于谦:是。

郭德纲:然后站好了,那个灯噼里啪啦。

于谦:哪,机枪是怎么着?

郭德纲:跟那一唱,我都觉得心潮澎湃。

于谦:那就是煽的。

郭德纲:人是要有点爱好和兴趣。

于谦:这就是爱好。

郭德纲:很好,你包括他演戏。

于谦:影视剧。

郭德纲:影视剧,众所周知,郭德纲给中国的影视剧,做了很多贡献。

于谦:您也拍了很多戏。

郭德纲:不用心。

于谦:怎么的?

郭德纲:我不用心,你看我说相声,整个的作品我自己能把握,你看我唱戏,整个这出京剧,从头到尾,我能够把握它的走向。

于谦:那是。

郭德纲:你看我说书一个人,这个故事我能控制。

于谦:那就是您自己。

郭德纲:演电视剧,演电影,都他们找我帮忙,您来这个吧,我去了,您说这句,让我说我就说,我控制不了整个故事的走向,那是导演的作品。

于谦:对。

郭德纲:我说服不了我自己,所以我不会成为一个,好的影视演员,这点于老师做得非常好。

于谦:没有。

郭德纲:他一进组,谁都能说服他。

于谦:把我说服了?

郭德纲:他认投,投入在里面。

于谦:那就是要进剧情。

郭德纲:演电影还拿过影帝,是不是吧?

于谦:有过这么一回。

郭德纲:你看,这不是咱们捧,拿过,澳门那叫金菊花奖,对不对。

于谦:金菊花奖?

郭德纲;金的它就值钱,你知道吗。

于谦:没听说过,金莲花奖。

郭德纲:白莲花奖对吧。

于谦:金的,没色了。

郭德纲:不是,什么金?

于谦:金莲花。

郭德纲:金莲花奖,这是一个认可。

于谦:对。

郭德纲:真的,我要是能像您似的,我得多开心。

于谦:各人不一样。

郭德纲:专业方面是这份的。

于谦:您客气了。

郭德纲:人品比专业还好。

于谦:您真捧我。

郭德纲:这么些年来,说哥俩有没有,抬杠,拌嘴,闹别扭呢,各位,跟您这么说,从来没红过脸。

于谦:对了。

郭德纲:都是因为谦哥他让着我。

于谦:不是,关键是,想法都是一致的。

郭德纲:师哥您真别客气,这个我发自肺腑地说,我真的好好谢谢你,甚至有的时候,俩人因为创作,因为写一东西闹别扭了,我说这样说,他认为是那样说,这个很正常。

于谦:这争竞没事。

郭德纲:难免我有时脾气不好,是不是,你也知道,你看,你看我管郭麒麟那样了吗,对不对,就是这个爸爸看亲儿子,难免,对吧。

于谦:这还难免?

郭德纲:因为一个作品,有时候,不是因为说,但是就心里边,那会,就那一会过不去。

于谦:就那一会您就叫好几声。

郭德纲:完事,我发完火了,我走了,其实心里也别扭。

于谦:也别扭是吧。

郭德纲:不合适,真的。

于谦:你看看。

郭德纲:跟师哥这样,我想找谦哥道歉去。

于谦:赶紧。

郭德纲:往往是我还没去,人家就来了。

于谦:我干嘛来了?

郭德纲:找我,赔礼道歉。

于谦:我怎么那么贱呢我,我都当半天儿子了,我还找他道歉去。

郭德纲:人家比咱想的周到。

于谦:我怎么想的?

郭德纲:他坐屋里想,郭德纲跟我发火了。

于谦:是。

郭德纲:骂我比骂郭麒麟还狠。

于谦:还更过。

郭德纲:他肯定不会拿我,真正的当郭麒麟。

于谦:多新鲜呢我,我“疯”了吧我这。

郭德纲:但是我是做哥哥的,哥俩这扣不能系“死”我要找郭德纲去负荆请罪。

于谦:我还真下本。

郭德纲:负荆请罪是一个名词,在中国历史上战国时期,赵国有一位老将军他叫廉颇。

于谦:是的。

郭德纲:朝里边有一个大臣叫蔺相如,蔺相如为国增光,干了很多大事,封为上卿。

于谦:你看看。

郭德纲:上卿就比老将军这个官还要大。

于谦:比他高。

郭德纲:老将军心里别扭了,就处处的找茬。

于谦:别扭。

郭德纲:有人就问蔺相如了,老将军老这么跟您犯别扭,你也不敢说话,你是害怕吗?

于谦:怕他。

郭德纲:蔺相如说了,我不是怕老将军,我怕的是将相不和,被别的国家知道了,趁虚而入,对国家不好。

于谦:这格调多高。

郭德纲:这话说完之后,老将军很不落忍。

于谦:你看看。

郭德纲:我错了,我要去负荆请罪。

于谦:这负荆请罪是?

郭德纲:脱一光膀子,身背后背着荆条,荆条是一种植物,很细,您看编筐的那个玩意了吗?

于谦:荆条。

郭德纲:那就是荆条,长得两米,最长能到八米,那个树叶有香味,可以做精油,这个荆条是编筐,它那个根是可以入药,清凉败火。

于谦:这玩意。

郭德纲:但是您琢磨,那个玩意儿要抽到身上,啪啪的得多疼。

于谦:拿它打?

郭德纲:老将军背着荆条,找人家去,我错了,打这起,将相和,国家富强。

于谦:这就好了。

郭德纲:于老师要学古人。

于谦:我也去?

郭德纲:把衣服就脱了。

于谦:我连裤子都脱了,我是背着荆条吗?我是坐着荆条去的吧,怎么了我这是。

郭德纲:穿一个裤衩。

于谦:您就别倒口,裤衩。

郭德纲:穿一裤衩。

于谦:短裤吧。

郭德纲:穿一个短裤,光着膀子,穿一短裤,脚底下穿着拖鞋。

于谦:你瞧我还挺。

郭德纲:去找荆条去。

于谦:还没弄着荆条我就脱了?早点了这个。

郭德纲:先脱,后找荆条。

于谦:这叫虔诚。

郭德纲:各位,你们在深圳你们不知道,北京城十二月份多冷。

于谦:我冬天出去找荆条去。

郭德纲:满大街找,北京开车出来,河北省也去了,山东也去了。

于谦:我是得开着点车挡着点.

郭德纲:山西也去,无论到哪,下车问老乡,哪有荆条?

于谦:我是找荆条,我展览去了我这是,我穿一裤衩,我满世界溜达。

郭德纲:到河北省农村,老乡说您来这不是时候。

于谦:我把眼都现那去了。

郭德纲:荆条已经都编了筐了,是不是,但是我们这也有别的植物。

于谦:还有什么?

郭德纲:有花椒木。

于谦:花椒木?

郭德纲:花椒它那个木头,那个玩意也好。

于谦:那个?

郭德纲:比荆条粗。

于谦:那倒是。

郭德纲:上面还都是那个刺刺。

于谦:抽人比荆条还狠。

郭德纲:荆条可能这样吧。

于谦:对。

郭德纲:那花椒木得这么粗。

于谦:那长出了一棒子。

郭德纲:好家伙,那么大个,跟狼牙棒似的,疙里疙瘩的,拿着这么,一根花椒木找我去了,那天,我那个二儿子郭汾阳不听话,非要上游乐场。

于谦:玩去。

郭德纲:我就带他去。

于谦:没在家。

郭德纲:而且那天正好,是个周日,游乐场人山人海。

于谦:那都上那玩去了。

郭德纲:十多万人,大人带着孩子,我们都跟那,正待着正玩呢,于老师打这边来了。

于谦:我找游乐场去了我。

郭德纲:都是人。

于谦:多虔诚。

郭德纲:所有人就回头看。

于谦:你想想穿一裤衩,一大老爷们还拿一花椒木。

郭德纲:打外边来了,我们都傻了,我都愣了,师哥,您怎么了?于老师先喊这些游乐场的人。

于谦:干嘛?

郭德纲:都别说话,那边,都别说话,安静。

于谦:都看我。

郭德纲:往这来,孩子们,那个孩子别说话。

于谦:别走神。

郭德纲:看着我,我叫于谦。

于谦:还自我介绍呢。

郭德纲:我是来找郭老师赔礼道歉,兄弟,都怨哥哥了。

于谦:你看看。

郭德纲:打也打得,骂也骂得。

于谦:都是我错了。

郭德纲:你来看。

于谦:怎么样?

郭德纲:一伸手。

于谦:这是?

郭德纲:就把这花椒木就掏出来了。

于谦:你先等一会,我穿一裤杈,我这花椒木在哪掏出来的?

郭德纲:你注意没注意刚才我说那个,那孩子,看见了吧,为什么拍着手。

于谦:拍着手怎么了?

郭德纲:就是告诉你们,不在手里拿着。

于谦:废话,我这变魔术呢,我这还到处,给人打障眼法去,我这。

郭德纲:第一要形容,十冬腊月北京城,天凉,第二就是在游乐场。

于谦:是。

郭德纲:还得人多。

于谦:是。

郭德纲:第三一定要交代这个,省得让观众误认为,是在手里拿着你知道吗。

于谦:我问到底在哪呢。


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喳喳3人小品《我家那孩子》台词完整版

相关文章

相关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