聚会吧
当前位置:首页 > 小品剧本库

小品剧本库

沈腾马丽小品《还不还》台词完整版


演员:沈腾 马丽 艾伦 常远 王成思 许文赫

老沈:王哥,再宽限我两天呗,钱我肯定还你,我咋不接你电话呢,这不换个号码我就接了吗,你放心,房子我都挂网上了,房东不让卖,王哥你骂我吧,完了我也卖房东去。

马丽:老沈哪,快看看吧,你照片被发网上了,你已经在失信人名单里了,这以后谁还管你叫老沈哪,都得管你叫老赖了,多丢人哪,快想想办法。

老沈:确实得想想办法,得找人换个照片了,这双下巴都出来了。

马丽:完了,是不是要债的来了。

老沈:稳一点。您好。

物业:你好,家里有访客。

老沈:就说家没人儿。

物业:他们都听着呢。

老沈:快给人请进来,你说我也刚进家门。

马丽:你说这一天天这日子过得提心吊胆的呀。

老沈:没事,是我那俩老同学。

马丽:老沈哪,咱又不是没有钱,把欠人的钱还了不就完了吗。

老沈:还了不就真没钱了吗,放心他俩好对付,他俩想要钱,我都让他张不开这口,你去迎一下。

伦儿:快点。

远儿:记住啊,今天无论如何也得把这钱要回来,不能像原来似的不好意思张嘴了。

伦儿:对,他一个欠钱的都好意思,咱要钱有什么不好意思的。

远儿:就算要不回来,咱也不能再往里搭了。

伦儿:这是底线,走。

马丽:过年好,过年好,快,屋里请,外边冷吧。

伦儿:还行还行。

马丽:坐。

伦儿:拿了点儿家里的特产。雪菜。

远儿:血肠。

马丽:这是想让他血债血偿啊。

伦儿:老沈呢。

马丽:老沈啊,老沈,同学来了,快出来。

老沈:伦儿,远儿,知道我病了,特意来看我来了。

远儿:怎么这样了呢?

马丽:快快快,坐下坐下,这什么时候的事儿啊?

马丽:太突然了,对我来说也太突然了。

伦儿:什么病啊?

马丽:什么,什么病啊你这是啊?你自己说说吧。

老沈:想知道啥病,不都得花钱看哪,我哪有钱哪,我就上医院捡了几个剩点福根几没打完的,我就回来自己打,打好了更好,打不好啊,我这辈子就这么的了。

伦儿:那也不能乱用药啊,这都治什么的呀。嫂子,你可得把把关啊,这怎么还有袋醋啊?

老沈:我说我输着输着,怎么还馋上饺子了呢,快给我掐了。丽啊,从哪儿拿的放哪儿去,用完你给我挂这儿干啥呀?

马丽:谁挂的呀,要我挂我就给你挂辣椒油了。

老沈:伦儿啊,远儿,我这鬼门关里走一遭啊,好多事儿我都看透了,人哪除了感情,一切都是身外之物,这以前呀,我对你俩有亏欠,这以后啊,咱以前的事就一笔勾销了。

远儿:别一笔勾销啊,好歹分几笔勾也行啊。

伦儿:放心吧不会有事的。

老沈:远儿啊,伦儿啊,你把屁股抬起来,我这都回血了,坐我管儿上了。

伦儿:嫂子,这一千块钱拿着,带哥去医院好好看看。

马丽:伦儿你干啥呢伦儿?

伦儿:拿着拿着。

老沈:大伦儿,远儿你看他干啥呢?

伦儿:拿着。

老沈:你咋这么讲同学情谊呢。

伦儿:你拿着吧。

老沈:远儿你不跟他学啊,不学。

马丽:你看。

远儿:我,嫂子。

马丽:不行。

远儿:拿着。

马丽:远儿。

远儿:拿着。

马丽:这真不能要。

远儿:嫂子拿着吧,这是纯道德绑架钱。

马丽:老沈哪,就这钱你要是拿了,你就不是人。

老沈:这不你拿的吗。

远儿:底线呢,不说好了不往里搭了吗,这怎么给我也搭进去了。

伦儿:这都病成那样了吗。

远儿:那咱该表示也表示了,他欠咱的该提也得提啊。

马丽:对,是得提。

远儿:提。

伦儿:好。

远儿:去啊。

伦儿:我不去。

远儿:你不去谁去啊?

伦儿:要去你去。

远儿:你快去。

伦儿:我不去。

马丽:我听你俩这嗓子,这是要冒烟了,我去给你们倒点水。

老沈:我老同学来了,我亲自为他俩服务。

伦儿:你就别动弹了。

老沈:我看见你俩呀,我这病都好一半了,差点忘了,家停水啦,好几个月没交水费了,喝点暖气水吧,可热乎了,我都喝好长时间了,特别好,还补铁呢。

马丽:你是真损哪。

伦儿:你家暖气气儿还挺足啊。是这么个事,你们也知道,这些年我不一直单着呢吗,这眼瞅就四十了,好不容易处了个女孩儿,想结婚,她儿子非得管我要十万块钱彩礼钱。

老沈:伦儿啊,那不是带孩子的女的就叫女孩,那就叫女的,再说她儿子干啥要这么多钱哪。

伦儿:她儿子也着急结婚。

老沈:这是要办集体婚礼呀,那你说这不打彩礼钱,婚就不结了阿丽,咱俩当年结婚的时候,我给你家打了吗?

马丽:打了,打了个欠条。

老沈:我就打了个欠条?

马丽:完了我爸还打你一顿呢。

老沈:你看,这不也把婚结了吗,这不过得也挺好吗,你也给她打个欠条,这样她能追随你一辈子,行,你家事儿就这么解决了。

远儿:老沈,我家也有个事儿,我儿子这不该上幼儿园了吗,我那生意最近也不景气,他这一上幼儿园吧,我这又得花钱,你说我是让他上幼儿园哪,还是让他上外边打工去啊?

老沈:那肯定打工去啊。

远儿:三岁就出去打工啊?

老沈:打工仔打工仔,从小崽儿的时候就得出去打工去是吧,这同龄孩子,还正在那备战高考呢,咱家孩子都已经成包工头子,多好啊。行啊远儿,你们家事儿也解决好了,那你看你俩是留下来,家里啥吃的没有了,要不,那我再给你俩续点儿暖气水?

伦儿:喝不了喝不了。

远儿:不喝了不喝了,看出来没,拐弯抹角是没戏了,咱们直接要钱吧,勇敢点来。

合:还我钱。

马丽:快起来吧,都没人看你,他俩忙着洗头呢。

老沈:我是真难受了。

马丽:你真难受,戏精,快起来吧,戏精。

老沈:老同学,你俩对我的好,我都记在心里呢,我当初最难的时候,只有你俩伸出了援助之手,你俩对我的这份恩情,我真不知道拿什么还。

远儿:连本带利拿六万块钱还。

伦儿:我后儿子要十万。

马丽:都挑明了,赶紧的吧,还。

老沈:那我也跟他们挑明了啊?

马丽:挑。

老沈:行啊,那我就不跟你们藏着腋着了,你俩那笔钱我都投在我那大项目里了,这么多年了,我没给自己放过一天假,每天都琢磨着怎么挣钱,就前两天,我遛着贵宾遛弯儿的时候,还带着俩大丹呢。

伦儿:多大单子啊?

老沈:咋也得这么大。

伦儿:大被单子?

老沈:啥大被单子,大丹犬,狗的一个品种,什么玩意儿,在这大被单子,大床单子的,打什么岔儿啊,狗不知道吗 Dog(狗),那你带人贵宾遥弯儿。

远儿:聊的都是狗的事啊。

老沈:那贵宾也是狗啊,我跟狗有啥好唠的呀。

伦儿:那说了半天,你就是爱遛狗的狗贩子呗。

老沈:狗贩子,我是一般狗贩子吗,伦儿,知道啥是元宇宙吗,现在全世界所有的大佬都在盯着这块肥肉,我研究了,目前在元宇宙里面还没有人倒腾狗,我要抓住这个机会,在不久的将来,我就会成为这个元宇庙里最大的狗贩子,狗王 Dog King,到时候你就是 Dog Queen(狗王后)。

马丽:你是给我叨叨困了。

远儿:你这买卖听着挺大的,你把钱给我们还了呗。

老沈:买卖越大越烧钱,咱家狗现在太多了,没钱买狗粮了。

伦儿:狗粮能有多少钱啊。

老沈:你就都喂个半饱儿吧,挺到元宇宙开门那天也得三万块钱。

伦儿:那要不咱俩把那三万块钱狗粮钱给垫上?

远儿:你是不是傻呀,那肯定得垫呢。

马丽:老沈哪,你行行好吧,别让他俩再拿钱啦。

远儿:你家最困难的时候,我俩可都伸过手,现在有这好事不带我俩玩了,你也行行好吧, Dog Queen(狗王后)。

伦儿:不好使啊,这钱我们必须得拿,拿完我俩就成股东了。

远儿:就是。

伦儿:赶紧转账吧。

马丽:转什么账啊,大伦儿啊。

伦儿:三万块钱吗,扫码吧。

老沈:都老同学,快快,卡号给他们吧。

马丽:你俩是疯了吗。

伦儿:赶紧的。



相关文章

相关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