聚会吧
当前位置:首页 > 小品剧本库

小品剧本库

付然魏翔小品《潘金莲歪传》台词完整版


演员:付然 魏翔 高海宝 李宝儿 龙八 陈一萌  

高海宝:今天给大家讲一个故事,不是现在的事儿,什么时候,北宋末年以宋江为首的一百单八将是聚义梁山,今天讲这个故事呀,跟梁山没什么关系,您要非说有呢也有那么一点,谁呀,那就是一百单八将排名第14位的天伤心行者武松,走。好。唉,竹板这么一打呀,别的咱不说,说一说好汉武松还有一大哥,他名叫武大郎,是长的胖又丑,白天去把炊饼卖,晚上把酒喝,喝完酒可了不得呀,还要上桌赌,昨天晚上赌一宿输的还挺多,早晨回到家,都没敢进被窝,一无是处的武大郎还有个俏老婆。名叫潘金莲,会做针线活,要是形容潘金莲,我话有一大车,那是沉鱼落雁,闭月羞花,端庄优雅,大家闺秀,粉妆玉琢。秀外慧中,天仙下凡,貌美如花,花里胡操,乱七八糟,糟了八七。

付然:行,行了,行了,来不了了,赶快开始吧。

高海宝:行吧,弹弦的走了。

付然:站住。

李宝儿:干嘛呀娘子?

付然:过来,我有事找你。

李宝儿:好勒。

付然:我问你啊,昨晚上去哪呢?是不是又去赌了?

李宝儿:没有啊,我跟隔壁老王喝酒喝到天亮。

付然:你放屁,昨天老王他在。

李宝儿:啊?

付然:那个下不为例啊,少喝点酒。

李宝儿:好的娘子。

画外音:脆梨。

李宝儿:炊饼。

画外音:脆梨。

李宝儿:炊饼。

画外音:脆梨,脆梨。

李宝儿:炊饼,炊饼。

付然:有完没完。

李宝儿:娘子,能再给我几两银子吗?

付然:干嘛呀?

李宝儿:我现在就买一把青龙偃月大发簪,给他脆梨都给凿成茄子。

付然:哎呦,别再滋你一脸水啊,小心点啊。

李宝儿:炊饼,炊饼炊饼。

付然:我怎么嫁给这样一个男人呢?唉,解解闷儿,音乐别闲着。怎么还起风了呢?

魏翔:哎呦~

付然:什么声儿啊?

龙八:金莲啊,金莲。

付然:王婆,您怎么来了。

龙八:你看看。

付然:您说您来就来吧,还给我带什么礼物啊,我这又不缺男人。

龙八:什么男人啊,金莲呐,你家花盆掉给人家脑袋砸了。

付然:啊,花盆掉下去了。

魏翔:我的妈呀,疼死我了。

龙八:大官人没事吧。

魏翔:怎么没事,我告诉你,不管他是谁,我今天非弄死他不行,你看,你给我让开,你说你,你说你长这么漂亮,怎么才想起拿花盆砸人呢?

付然:对不起啊,我不是故意的。

魏翔:没事,稍等,你过来,我怎么不知道这条街上有这么漂亮的一位女子呢。

龙八:大官人,你的意思是?

魏翔:少废话,砸死你。

龙八:金莲呐,不是我说你,你太不小心了,你摊上事儿了,你看给人家脑袋砸的。

魏翔:不妨事。

龙八:你知道他是谁吗?

魏翔:在下西门庆。

龙八:这是西门大官人,说吧,怎么办?

付然:那我要不赔钱?

龙八:赔钱?金莲,人家西门大官人家大业大,差你那几两银子。怎么赔?

付然:我陪,我陪。

魏翔:好,就依着你,陪陪我吧。

龙八:那行,那你俩先呆着。

魏翔:王婆,你先别走你别走。

付然:我觉得这样不合适。

魏翔:我第一次来她家,你干啥,我这,万一那人回来。哎呀,哎呀呀我的妈呀,我的妈我这脑袋瓜子被你那花盆砸的我跟你说,我感觉就那种blingbling的,哎呀,受不了。

付然:真是对不起啊大官人,我看看您的头没事吧。

魏翔:对,你是得看看,我跟你说,你跟我好好看。怕啥呀,跟你开玩笑呢,我跟你说我这头老硬了,我跟你说我练过这个铁头功,知道吗。

付然:西门大官人果然是威武神勇啊,一看定不是不寻常百姓。不叫您官居何职啊?

魏翔:我也没有什么官职,平日里无事我就搞搞绿化。

付然:绿化?

魏翔:对,不知道什么叫绿化呀,随我来。你看。这一整条街都被我绿过了,翠油油的,唯独放过了你们家。不知小娘子尊姓大名啊,夫君是谁呀?

付然:小女子潘金莲,夫君是卖炊饼的武大郎。怎么了?

魏翔:没事,就是表达一下不可思议的内心,你怎么能嫁给他呢?你就是嫁给我,你嫁给我吧,我好好寻思寻思勉强答应了。

付然:您有所不知啊,我是被人卖给武大郎的,其实我跟他根本就没有感情。

魏翔:我跟他也没有感情,你不介意我把他绿了吧。我也会,金莲啊,要是说起你把丈夫给绿了,我还有点于心不忍了,毕竟他做的炊饼确实挺好吃的。

付然:好吃什么呀?你有所不知啊,他平日喝酒还爱赌钱,没事就打我,总是夜不归宿,害得我一个人独守空房。

魏翔:没事,从今往后我打你,我疼你宝贝,我陪你好不好?

付然:西门大官人你别这样,别这样,哎呀。

魏翔:怎么了?

付然:我手被剪子拉了个口子。

魏翔:让我看看我看看,哎呀,怎么这么不小心啊宝贝啊,没事啊,没事,胡撸胡撸毛,吓不着,胡撸胡撸耳朵,吓一会儿,胡撸胡撸屁股,胡撸胡撸屁股,胡撸胡撸屁股。

付然:西门大官人,你这是干什么呀,我手划了个口子,你胡撸屁股干什么呀?

魏翔:哎呀,对不起,来来来,胡撸胡撸手,胡撸胡撸手,喜不喜欢?

付然:哎呀,大官人你吓到我了。

魏翔:真有意思。

付然:我还是喜欢浪漫的。

魏翔:喜欢浪漫的是吧。哎呀。

付然:您这是干什么呀?

魏翔:金莲你看,从现在开始,咱俩就是两口子了。

付然:好浪漫啊。

魏翔:这算啥呀,这是我一个哥们为了泡妞教我的。

付然:你那哥们现在怎么样了啊?

魏翔:得破伤风死了。

付然:啊,哎呀,咱们还是包起来吧。

魏翔:不用包,包啥呀,金莲,能和你死在一起,也算三生有幸。

付然:西门大官人还是不行啊。

魏翔:为什么不行?为什么不行?我就不明白了,明明两个相爱的人,为什么就不能在一起长相厮守,为什么就不能在一起白头偕老,为什么就不能在一起一辈子呢。

付然:我是个有夫之妇,如果让街坊邻居知道的话,难免会遭人唾弃指责呀。

魏翔:那这么的,我给你出一招,你让武大郎写一份休书,休了你之后我再娶你过门。

付然:他死活都不会写的。

魏翔:他为什么死活都不会写呢?

付然:我不是跟您说了吗,他死活都不会写,他不识字。

魏翔:没文化真可怕,那这样吧,那你就跟那个芥末墩过一辈子吧。

付然:如果要是丧偶呢?

魏翔:怎么个丧偶法?

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