聚会吧
当前位置:首页 > 小品剧本库

小品剧本库

贾冰韩雪小品《爱在路上》台词完整版


演员:贾冰 韩雪 胡凡凡 王庆 闫强 陈晓王雪东 任梓慧 余欣南

列车长:慢点啊,过年了,下车一定注意安全,脚底一定要加小心哦。

广播:车辆已经到达上海了虹桥站,请下车的旅客带好随身物品准备下车,期待与您下次相遇。

列车长:过年好。欢迎乘车小心脚上,过年好。欢迎乘车小心头上,过年好。欢迎乘车,小心眼。

眼镜女:大过年的,你骂谁小心眼呢?

列车长:呃,此眼非彼眼,你说那个眼是心眼的眼,我说这个眼是眼睛的眼。

眼镜女:眼睛,我眼睛怎么了?

列车长:你眼睛当然很漂亮,水汪汪的像大水泡子似的,但是你这个逃票的方式倒是挺新颖啊。

眼镜女:谁逃票啦?

列车长:谁逃票,这是高铁,你拿个电影票是啥意思?你是在侮辱我的智商啊,还是想让我给你买桶爆米花啊。

眼镜女:不好意思,在这呢。

列车长:你是眼神不好是吧,来,坐这,你的位子在这啊。春运期间啊,一定要看好东西啊,我的意思,你的眼神不好,不是看好自己东西,你别把别人东西拿错了啊。

眼镜女:谢谢啊。

列车长:好嘞。欢迎乘车,小心肝儿。

空姐:是你,你~

列车长:~

空姐:你先说。

列车长:你先说。

空姐:你先说啊。

列车长:你先。

空姐:别墨迹,快点的。

列车长:好。其实,其实分手这一年多,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你。

空姐:说。

列车长:你为什么跟你的闺蜜说我成植物人了?

空姐:咱俩谈恋爱,那么长时间见过几面啊,你还不如我养的两盆绿萝呢。

列车长:那你不能这么诅咒我呀。你这个脾气,你是得改一改我告诉你。咋的啊,空姐不在天上飞下来坐高铁了,是犯错误下来了啊?

空姐:谁规定的空姐就不能坐高铁了?

列车长:我就多余问,可以,可以可以,坐吧坐吧坐吧。

广播:欢迎乘坐高一零六次列车,本次列车开往北京南站,下一站,南京南。

风衣男:服务员呢?

列车长:你点菜呢,服务员干啥。

风衣男:怎么称呼啊?

列车长:列车长啊。列车是挺长,十六节个车厢呢,在胳膊上,念长。

风衣男:长胳膊了?

列车长:我蝌蚪哇我还长胳膊,胳膊现长的?

风衣男:帮个忙呗。

列车长:啥事啊?

风衣男:窗户打开。

列车长:怎么的?

风衣男:窗户打开透透气。

列车长:这样我压着火现在跟你说啊,先生,你好,高铁的窗户是这样的,高铁的窗户是不能打开的,因为高铁在高速的行进过程中,会产生强烈的气压波,轻者会使人头晕恶心,重者会使人耳膜破裂,所以高铁的窗户是不能打开的,先生你知道了吗?

风衣男:不知道,再一个,你啥态度啊?

列车长:我啥啥态度,我这不咧着嘴压着火呢吗。

风衣男:什么叫耳膜破裂,怎么大过年这是药诅咒谁呀这是要啊?

列车长:什么叫诅咒你这。

空姐:我来我来。先生,高铁的窗就不能打开。

风衣男:OK,学学人家,看看人家这态度,还列车长又长,我这么大岁数,我不知道列车长又长啊。

列车长:是不是颜值的区别呀,还列车长,我跟你说窗户的事,啥时候列车长不长的啦?

风衣男:那窗户不能打开,耳膜容易破裂。

列车长:那是我的词那是。

风衣男:我知道啊,就是看你不顺眼,气人不,小蝌蚪。

列车长:我是癞蛤蟆。

空姐:我说你能不能收着点儿你这脾气,当初要不是你这脾气,我能被你气走吗?

列车长:当初我俩分手就不是因为发不发脾气了的事,因为你天天在天上飞,我们俩根本就见不着面儿。

空姐:我是空乘我不在天上飞吗?你不还天天在地上跑呢吗。

列车长:一个天上飞,一个地上跑,咱俩是动物世界里的飞禽走兽啊咱俩。

空姐:我是乘务长,逢年过节我不在天上飞,谁在天上飞。

列车长:我还列车长呢,都怪你,我还列车长呢,我不在地上跑谁在地上跑。

空姐:那还聊啥呀?

列车长:死局,死死的,我告诉你,就你这脾气你得改一改,你不改就没人要你。

空姐:你怎么知道我就没人要呢?

列车长:哼,我调查了呗。

空姐:什么?

列车长:泡茶你喝不?

空姐:不喝。别光审我,说说你自己。分手这么长时间,你找了吗?

列车长:哎呀,那还说啥,就我这个个头,就我这个身材,就我这个制服,就我这个小胡子,我告诉你,没敢找,气人不。怎么的,你没想着找一个啊。

空姐:我。喂,不好意思,我过节这几天真的是太忙了,你就再帮我多带两天,两天,哎呦,我知道我儿子烦人,不是小孩嘛。

列车长:窗户打开!

风衣男:高铁窗户不能开。

列车长:我还在那叭叭的,人家都有儿子了,我这。

空姐:我回头请你吃饭啊,拜。

列车长:孩子多大了?

空姐:两岁了。

列车长:怎么的,分手一年多,孩子两岁了?

空姐:怎么了?

列车长:没什么,我就是突然间想唱歌。

空姐:唱什么啊?

列车长:爱是一道光啊,绿得我发慌啊。

空姐:你啥意思啊?

列车长:青青河边草,草,啥色的,草。

空姐:啥呀?

列车长:绿绿绿绿绿绿。

空姐:你到底想说什么?

列车长:不想说什么,我就觉得这个色儿挺好。是不是过得挺好啊?

空姐:是挺好的啊。

列车长:对不起,我过得可能比你更好一点儿,哎呀哎呀,这怎么还来信息了?哎呀,这给我大腿震得,哎呀,是谁,听听。(手机:宝贝,吃饭了吗?)听到没宝贝,这天天就这关心,这个腻啊,血糖都给我整高了。(手机:天冷了多穿点儿。)我穿的还少吗,这关心的,我这脚气都捂出来了还少吗?(手机:儿子啊,我跟你爸呀。)

空姐:阿姨现在对你的称呼还这么腻乎呢。

列车长:反正不管怎么样,在妈妈眼里我永远是小宝宝,反正我是清白的。

空姐:你这话啥意思啊?你点谁呢?

列车长:点谁,谁知道。分手一年多孩子两岁,爱是一道光,绿得我发慌。

空姐:闭嘴。


 
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