聚会吧
当前位置:首页 > 小品剧本库

小品剧本库

董建春李丁相声《王子复仇记》台词完整版


演员:董建春 李丁

李丁:谢谢大家,谢谢大家的掌声,我们这是一个新的节目啊,叫《王子复仇记》。

董建春:to be(生存)。

李丁:我们说的是。

董建春:or not to be(还是毁灭)。

李丁:说这个。

董建春:that is the question(这是个问题)。

李丁:你先死会儿去吧建春。

董建春:干嘛呀?

李丁:我有一个question(问题)要问你呢?

董建春:你有什么问题?

李丁:你干吗呢你?

董建春:我这演戏呢。

李丁:你演戏你上来拿一苹果,跟那土鳖土鳖,你骂谁呢你?

董建春:不是土鳖,这是句英文,to be or not to be(生存还是毁灭),that is the question(这是个问题),翻译过来,生存还是毁灭,这是个问题,这是戏剧《哈姆雷特王子复仇记》里头一段经典的台词。

李丁:对对对,你别,你都说戏剧了,戏剧追求真实。

董建春:对呀。

李丁:你这哈姆雷特上来拿一骷髅上来,(生存还是毁灭),你拿一苹果上来几个意思?你拿苹果上来那就不是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个问题了。

董建春:那是?

李丁:吃还是不吃,这是个问题。

董建春:不是不是。

李丁:吃了我就发胖。

董建春:别说了别说了。

李丁:不利于减肥。

董建春:行了,你还减肥呢你。

李丁:怎么了?

董建春:你那意思我拿什么?

李丁:你得拿骷髅上来呀。

董建春:现在这电视台哪给我找裤头去呀?

李丁:我说骷髅,你拿裤头上去那不更不像话了嘛,拿裤头上去说什么?穿还是不穿,这是个问题。

董建春:不是。

李丁:这,这不是我的这个。

董建春:不像话,你别老捣乱行吗?

李丁:你像话是吗?

董建春:不是,我拿这个。

李丁:拿骷髅。

董建春:不行。

李丁:怎么不行啊?

董建春:拿骷髅这显得太恐怖了,人家以为我神经病呢。

李丁:你不差这一点啦。

董建春:反正就是我拿苹果上来呀,我是为了追求创新。

李丁:什么就追求创新。

董建春:现在讲究创新。

李丁:你先别说,你跟谁学的呀?谁教的你拿苹果上来啊?

董建春:师傅教的呀。

李丁:你哪师傅教的你?

董建春:还哪个师父,咱俩一师之徒啊,都是李增瑞老师的徒弟呀。

李丁:对,我怎么不知道李增瑞老师教你这个了?

董建春:他教我。

李丁:他教你什么了,你了解他吗?你今年去过师父家吗你?什么呀,你了解他吗你。

董建春:我当然了解了,不光我了解,在座的各位观众对李增瑞老师那肯定是都特别了解呀。

李丁:都知道。

董建春:他的作品电视上经常放。

李丁:是啊。

董建春:而且师父的作品还有这个动画版的。

李丁:对对对。

董建春:师父能变身,高喊着口号,赐予我力量吧,然后这个灯光啊就打下来了,音乐也响起来了,师父穿着特别少的衣服,拿个武器跟别人干仗。

李丁:你说的这是希瑞,咱师父是曾瑞,李增瑞。

董建春:哦哦我知道,李增瑞我知道,马来西亚人,羽毛球打的特别好,他跟林丹打了多少年不分胜负。

李丁:你说的这是李宗伟,咱师父是李增瑞。

董建春:对,李增瑞我知道,多少作品大家耳熟能详嘛,《爱的代价》《山丘》《梦醒时分》,人们都说啊。

李丁:你说的这是李宗盛,咱师父是李增瑞。

董建春:不是,那他在橘子和柚子杂交上做那贡献我还没说呢。

李丁:你说这人是谁我也不知道是谁,但是咱师父是李增瑞,咱们今天得说李增瑞。

董建春:是,是说李增瑞呀。

李丁:是说李增瑞,你说一希瑞,说一打羽毛球的,说一唱歌的,最可气的还橘子柚子杂交,你告诉我那孙子谁呀?咱师父那么闲得慌,跟家没事研究杂交玩,这老头是不是?

董建春:不是,师父就这么教的。

李丁:师父怎么这么教?那不误人子弟嘛,师父是这么教你的吗?你站好了我跟你说话,我告你今儿就是师父没来,要师父来了连你带师父一块骂,你知道吗,我告你不能,好家伙老头怎么这样呢?你别,你别搓脸,我说你呢,说你搓什么脸呢你啊?说你还不服是不是?

李增瑞:to be or not to be(生存还是毁灭),that is the question(这是个问题)。

董建春:不是不是,你冷静一下行吗?

李丁:我这不是做梦呢吧我?师父,您看您怎么还来了呢?

李增瑞:to be or not to be(生存还是毁灭),that is the question(这是个问题)。

董建春:你看师父入戏多深。

李丁:入什么戏,师父你看【小小台词君】,你还真这么教的他是吗?就抱着干粮上来的。

李增瑞:不是我教的他,是他这么教的我。

李丁:那不你的问题呢这是,你这么教师父干吗呀你?你把它放下放下。

李增瑞:今天不是演戏吗?

李丁:是演戏,您抱着个大倭瓜,您看您跟年画似的跟那站着。

董建春:什么叫年画呀?

李增瑞:为演戏,这是道具,道具知道吗?

李丁:我知道,为演戏,演《王子复仇记》。

李增瑞:对呀,演《王子复仇记》呀。

董建春:对。

李丁:您上来就to be or not to be(生存还是毁灭),您就光知道这个,您演什么呀?

李增瑞:演什么,就演《王子复仇记》呀。

李丁:您知道什么叫《王子复仇记》吗?

李增瑞:当然知道了,这是莎翁的一个名著吧。

董建春:你看知道这剧情,是吧。

李增瑞:说的是啊,哈利波特呀,跟这个谁。

李丁:怎么你跟裘英俊一样,别哈利波特,王子骑着扫帚复仇去是吗?

董建春:不是,你别急呀,师父,不是不是,不是那名字(说悄悄话)。

李增瑞:哦,说的是啊,哈士奇特的爸爸。

李丁:师父你真奇怪,让它给咬了是吗?

董建春:不是哈士奇(悄悄话)。

李增瑞:哦,是哈喇子特呀。

李丁:怎么还有哈喇子的事儿,擦擦口水师父,没有哈喇子的事。

董建春:不是,不是师父,不是,哈,哈,哈,哈。

李增瑞:哈,哈,哈,哈,我成狗了我。

李丁:不是哈的出来哈不出来呀你?

李增瑞:我也哈不出来了,我哈不出来了。

李丁:哈姆雷特啊您怎么回事啊?您知道不知道啊?

李增瑞:反正就是为演戏嘛,对不对?

李丁:不是演戏,那你都不知道你教什么呀你?

李增瑞:是啊,你管我呢?反正今天就是为演戏,你们俩演戏,我来当主演,好不好?

董建春:对对对,人师傅人家一片好心,你不能老质疑师傅对不对?再说不有那么句话嘛,教会徒弟饿死师傅,师傅把我教会之后他饿死了。

李增瑞:我没死,我还活着呢。

董建春:那意思就是师父把我教会了。

李增瑞:我怎么教的你你说说。

董建春:对,什么是哈姆雷特呢,这个故事讲的是哈姆雷特的爸爸,让他爸爸的弟弟给害死了,哈姆雷特闻讯呢赶回皇宫,参加他爸爸的葬礼,发现他爸爸的弟弟,娶了他爸爸的妻子,哈姆雷特的爸爸在梦里告诉哈姆雷特他爸爸的死因真相,哈姆雷特决定给他爸爸报仇,杀死他爸爸的弟弟,以告慰他天堂的爸爸。

李增瑞:嗯,我就这么教的他,怎么样?嘿,鼓掌吧,多好的徒弟呀。

董建春:就这么一剧情。

李丁:你们爷俩真缺父爱呀,那么多爸爸呀。

董建春:就这么一剧情吗,对不对?

李丁:这剧情你能演吗您?

李增瑞:能演。

董建春:都能演呀。

李增瑞:现在就开始演。

李丁:就开始演,生存还是毁灭,这是个问题。

董建春:是否应默默忍受,命运坎坷之无情打击。

李丁:还是应与深如大海之无涯苦难为敌。

董建春:此二抉择。

李丁:究竟哪个更崇高。

董建春:死即睡眠。

李丁:它不过如此。

董建春:倘若一年能了却心灵之苦,与肉体之百患。

李丁:那么结局是可盼的,死去,睡去。

董建春:但在睡眠中仿佛有梦。

李丁:我在遥望。

董建春:月亮之上。

李丁:有多少梦想在自由的飞翔,师父你倒说话呀你?

李增瑞:说什么呀我?

李丁:我们俩都极限了已经。

李增瑞:是啊,我跟你们俩演戏,我就好比是哪个,狗吃刺猬,我无从下嘴,行了行了行了,咱们不演这戏了。

董建春:不演哈姆雷特了?

李增瑞:咱们演这个替父报仇的故事,《王子复仇记》。

李丁:对呀。

李增瑞:不得替父报仇嘛?咱们中国的传统文化相当丰富。

李丁:中国没有替父报仇。

李增瑞:这样的故事很多。

董建春:对对对对,这我知道了,人师父什么意思啊,就是说咱们这个名字,节目的名字叫做《王子复仇记》。

李增瑞:对呀。

董建春:它讲的呢,是一屉呀,替父报仇的故事,所以呀。

李增瑞:一屉?包子啊?

董建春:不是吗?

李丁:对对对,是是。

董建春:是吧。

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