聚会吧
当前位置:首页 > 小品剧本库

小品剧本库

岳云鹏孙越《我忍不了》相声台词完整版


演员:岳云鹏 孙越

岳云鹏:亲爱的朋友们,给您拜年啦。我是相声演员岳云鹏给您拜年啦。

孙越:我是孙越给您拜年了。

岳云鹏:等会!

孙越:我干嘛等会啊?

岳云鹏:你叫什么?

孙越:孙越呀!

岳云鹏:孙越?

孙越:啊

岳云鹏:祝你平安呐?

孙越:哪个孙悦啊?

岳云鹏:你不唱歌的吗?心情不错,我心飞翔。

孙越:我飞得起来嘛我!

岳云鹏:怎么又胖了?

孙越:什么叫又胖了,说相声的。

岳云鹏:说相声的孙悦?

孙越:对啦。

岳云鹏:得500多斤吧?

孙越:这人有500多斤的吗?

岳云鹏:多少斤?

孙越:你问这干嘛呀?你…… 260

岳云鹏:还说260呢?

孙越:什么叫还说呀?

岳云鹏:老问他多少斤,他老跟我说260260

孙越:一直260

岳云鹏:后来我才明白,那个称就到260

孙越:我让称蒙了。

岳云鹏:我怎么知道他500多斤呢。

孙越:你怎么知道啊?

岳云鹏:后来他用俩称一脚站一个,全是260

孙越:合着我半扇儿260

岳云鹏:500多斤大胖子。

孙越:哎,没那么沉。

岳云鹏:瞧不起你这样的人,忍不了你这样的人,对社会没有贡献,整天胡吃海塞,哼!

孙越:各位瞧见了吗?现在社会就有这么一种人,这瞧不惯,那瞧不惯,这忍不了那忍不了,就是你。

岳云鹏:谁呀?

孙越:你!

岳云鹏:社会上单有这么一种人办的事儿,人家忍不了。

孙越:什么事儿忍不了啊?

岳云鹏:前两天,前两天我上西单去旅游。

孙越:旅游?那叫旅游?

岳云鹏:那叫?

孙越:逛街。

岳云鹏:西单去逛街,我准备再西单图书大厦买一本书看。

孙越:学习学习

岳云鹏:西单图书大厦门口有那个书的建筑。

孙越:雕塑。

岳云鹏:有吧?

孙越:有

岳云鹏:有人在那上边乱写乱画,你忍得了吗?

孙越:哎呦,这是旅游的不文明现象啊。

岳云鹏:这是哪儿?

孙越:哪儿?

岳云鹏:这是文人的天堂,这里包含着素质和涵养。

孙越:对了。

岳云鹏:我忍不了。

孙越:怎么办?

岳云鹏:我抵制他们。

孙越:你怎么抵制啊?

岳云鹏:同志,这就是你的不对了,父母怎么教育你的,老师是怎么教的你,臭不要脸。

孙越:嘿!哎呀!

岳云鹏:我后边画了几个圈圈。

孙越:这圈圈是?

岳云鹏:我诅咒他。

孙越:嗐,胡写的。

岳云鹏:买完了书我就回家呀,我得做公交车呀。

孙越:是啊。

岳云鹏:上了公交车我都忍不了。

孙越:又有什么事儿啊?

岳云鹏:一会儿上来一个老大娘,六七十岁了。

孙越:上岁数了。

岳云鹏:走道颤颤巍巍,站都站不住了。

孙越:岁数大了。

岳云鹏:但是公交车上没有人让座你说多讨厌。

孙越:哎呦这都什么素质啊。

岳云鹏:要么低头看手机,要么假装睡觉,我的天呐。

孙越:你看看

岳云鹏:气的我都坐不住了。

孙越:对了,气的他都……诶,等会吧,嘿,气的你都坐不住了?

岳云鹏:啊!

孙越:你有座啊?

岳云鹏:嗯

孙越:那你怎么不让啊?

岳云鹏:我也累啊

孙越:好,这叫什么理由啊?

岳云鹏:你还别说,真有一个30多岁大姐,她让我起来,给我起来!快点。

孙越:嗬,这是大姐吗?

岳云鹏:我说大姐,你岁数也不大呀。

孙越:这是岁数的事儿吗?

岳云鹏:你凭什么让我起来呀?

孙越:对呀。

岳云鹏:别废话,这是我的座儿。

孙越:你的座儿?

岳云鹏:大姐,怎么证明是你的座儿呢?

孙越:对呀。

岳云鹏:我是售票员。

孙越:坐到售票员那儿了。

岳云鹏:好嘞售大姐,您坐这儿,您坐这儿。

孙越:什么叫售大姐?

岳云鹏:售票员可不售大姐吗?

孙越:胡起外号。

岳云鹏:你说你直接坐那儿不就完了嘛,没有。

孙越:怎么滴?

岳云鹏:她让那个大娘坐那儿了。

孙越:你看看人家这个素质。

岳云鹏:站起身来我都忍不了。

孙越:这么又忍不了了?

岳云鹏:看公交车的人,什么人都有。

孙越:各式各样

岳云鹏:有人打电话声音特别的大。

孙越:这大声喧哗。

岳云鹏:还有人单歌。

孙越:有这样的。

岳云鹏:听就听吧,还唱出来。

孙越:那不由自主啊。

岳云鹏:唱的什么破歌儿呀那是。

孙越:什么歌招着你了?

岳云鹏:啊啊啊,五环,你比四环多一环,啊啊啊五环,你比六环少一环,这什么破歌啊这是。

孙越:是是是,挺好的歌词给人胡改,多讨厌啊这人我告诉你。

岳云鹏:行啦。

孙越:也不乐意听了。

岳云鹏:关键是啊,还有人在公交车上吃东西。

孙越:吃东西怎么啦?

岳云鹏:按说吃东西很正常,吃早点为了节省时间。

孙越:对

岳云鹏:可是他吃那个东西,我的天呐。

孙越:您怎么了您?

岳云鹏:我都忍不了。

孙越:不是他吃什么了?

岳云鹏:打卤馕。

孙越:哦,对,什么?

岳云鹏:打卤馕

孙越:打卤馕?

岳云鹏:嗯

孙越:什么样啊?

岳云鹏:就底下一个馕,上边一层打卤,打卤馕。

孙越:底下一个馕,上边一层……这叫披萨吧?什么都不知道。

岳云鹏:天呐,这么神奇吗?

孙越:废话,这叫披萨。

岳云鹏:无所谓,反正还有人在公交车上搞对象。

孙越:谈恋爱的。

岳云鹏:你说多讨厌。

孙越:这怎么讨厌啦?

岳云鹏:按说搞对象很正常,但是别在公共场所谈恋爱呀。

孙越:哦是啊

岳云鹏:是不是?我虽然没有搞过对象,但是我岁数小啊。

孙越:哦,你岁数小。

岳云鹏:我要是搞得像的话。

孙越:等会,等会,你等会,你岁数小?

岳云鹏:嗯

孙越:看着是不大,你多大数岁啊?

岳云鹏:我十七八了。

孙越:哦,十七八

岳云鹏:如果我搞对象。

孙越:你等会,你抬头纹儿都开了,说实话。

岳云鹏:我十九了。

孙越:哦一岁啊?说实话

岳云鹏:二十多岁,如果我谈对象……

孙越:哎,你要这样我可忍不了了啊,说实话。

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