聚会吧
当前位置:首页 > 小品剧本库

小品剧本库

邱磊陈晨小品《一把伞》台词完整版


演员:邱磊 陈晨

阿冲:哎呀,这雨大的。不知道今天还能不能碰到我喜欢那个女孩,哎呦,书都湿了,哎,是你啊,没记错的话,我们是第八次见面了。

冷静:是吗?

阿冲:哎,车来了。

冷静:请坐。

阿冲:我也可以坐吗?你长得真好看。

冷静:谢谢啊。

阿冲:你怎么长得那么好看呢?

冷静:这个,遗传吧。

阿冲:请问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吗?

冷静:我叫冷静。

阿冲:真好听,就像小说里面一样。

冷静:那你呢?

阿冲:我叫冲动,你叫我阿冲就行了。

冷静:阿冲啊。

阿冲:你在哪一站下?

冷静:公主坟,你呢?

阿冲:我在八宝山。

冷静:我们两个还挺有缘的。

阿冲:是,一趟线。你有点冷呐?

冷静:嗯。

阿冲:我也冷。

冷静:哎,我到了,再见。

阿冲:再见,哎,你的伞,伞忘了。

冷静:你看,我的记性不好,哎哎哎,车,等一下。不好意思,车走了。

阿冲:没事,你看你一个人,天那么晚了,如果碰到流氓多危险呐,要不我送你回去呗,哥儿练过。

冷静:好吧,走。你说你这个人啊,这下这么大雨,你怎么不带伞啊?

阿冲:我老是丢。

冷静:原来你跟我的记性一样差呀。

阿冲:哎呀,第一次见她家长,真的还是有点紧张。

冷静:阿冲,阿冲,赶紧,让我来拿吧。

阿冲:我来提,不重,我能扛得住。我是怕把你手勒坏了,我心疼。

冷静:你看你,我哪有那么娇气呀,傻瓜。

阿冲:咦,不下雨你还拿个红伞干嘛?

冷静:出门的时候我看过天气预报了,一会儿有阵雨呢。

阿冲:真细心。

冷静:哎,阿冲,还记得这把伞吗?

阿冲:记得。

冷静:这把伞就是当初你第一次送回家时,我们一起撑的那把伞。

阿冲:要不是我,你早弄丢了。

冷静:讨厌。

阿冲:车来了。

冷静:上车。

阿冲:我说小静啊,这第一次去你家这东西少点了吧?

冷静:这还少啊,够了,我跟你说啊,其实这些根本都不重要,我爸妈说了,只要能找到一个真心爱我,对我好的男孩。

阿冲:我发誓,小静,我爱你一辈子。

冷静:到了,到了,赶紧下车。

阿冲:你不用拿,你给我拿嘛。

冷静:我来拿嘛。

阿冲:伞。

冷静:哎呀,你拿嘛。

阿冲:我就喜欢这个调调,等等我。

冷静:哎呀,你快点,快点快点,真是的,走路磨磨蹭蹭的,哎,你还像不像个男人啊。

阿冲:喊喊喊,喊什么喊啦,睡个懒觉,叫叫叫。

冷静:睡,一天到晚你就知道睡。

阿冲:你看看你现在啊,睡得像头猪一样,你见过有这么苗条这么帅的猪啊。干嘛?

冷静:车来了,上车。

阿冲:来了就来了,吓我一跳,我又没瞎。

冷静:挂伞。

阿冲:你不会挂啊。

冷静:没看我这抱着孩子呢吗,叫你挂你就挂嘛。

阿冲:螺丝松了。我老婆跟我过不去,你也跟我过不去是吧,我就不信了。

冷静:你说说一个大男人啊,连把伞你都挂不好,真是的,一天到晚不知道在家干些什么,工作丢了你也不去找,就知道打游戏,喝酒,我要照顾这个小的,我还要照顾你这个老的,你能不能给我长点出息啊?呦呵,说他两句还跑那边去了,你跳bug呀,你说我怎么当初就瞎了眼,我嫁你呢。

阿冲:后悔啦,后悔啦,没用啦,已经嫁给寡人了,孩子也生了,怎么滴吧?打个游戏怎么了嘛?我出去喝个酒都要跟你汇报?

冷静:哎呀,你有完没完啊,我说你两句,你还有理由是吧?

阿冲:你小点声,我女儿在睡觉,宝宝乖啊。

冷静:好啦,我跟你说,我们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,我们已经有了孩子,说你整天还这样浑浑噩噩地过,咱们的孩子怎么办?我想让她有一个好的环境,我不想让她输在起跑线上,你懂吗?我跟你说啊,这次呢,我姐夫又帮你找了一个好的工作,你呢,这次面试你给我机灵一点儿,别像上次再给我丢人啊。

阿冲:行了,你别老咋咋呼呼的,你让女儿好好睡个觉行吧?

冷静:停,这是我孩子,吵醒了我哄,关你什么事啊。

阿冲:关我什么事,我有股份的,说什么话。从起床到现在,就叽叽呱呱,像个青蛙一样的,泼妇。

冷静:你说我像什么?

阿冲:泼妇。

冷静:大点声再给我说一遍。

阿冲:美少妇。

冷静:哼!

阿冲:伞不要啦?

冷静:你断了手?你不会拿吗?

阿冲:更年期到了,绝对更年期到了。

小羽:哎呀,这雨真讨厌,说下就下。

阿冲:慢点慢点,别淋着啊。

小羽:身上都淋湿了。

阿冲:别生病了啊。

小羽:哎呀,好啦好啦,没事,你真会体贴人。

冷静:老公,老公,你都已经三天没有回家吃饭了,孩子都想你了。

阿冲:我在忙嘛,要开会。

小羽:谁呀?

阿冲:我妈。

小羽:好脏的。

阿冲:好了,请坐。

小羽:谢谢。

阿冲:我说小羽啊,我看你条件挺好的,怎么就没找个男朋友啊?

小羽:哪有你说的那么容易啊,现在呀,好男人都有主了,就像你一样。

阿冲:这说的什么话,比我好的多了去了,开玩笑,有点冷是吧?

小羽:嗯。

阿冲:来,把我衣服披上吧,这个天,你看这种天气,你还穿蚊帐出来。

小羽:谢谢。你们认识啊?

阿冲:嗯。

小羽:她谁呀?

冷静:告诉她。

阿冲:我妈。不,我孩子她妈。

小羽:哦,嫂子好,衣服给你。那我就先下了。

阿冲:你披着,没关系。(音乐)怎么了嘛,怎么了嘛,拉个脸,我没干嘛?这赵总的妹妹,客户嘛,总得应酬嘛不是。

冷静:伞,我的伞。

阿冲:行了,不就一把破伞吗?咱现在又不是没钱,明天我给你买十几二十把。

冷静:伞丢了,可以再买,那人丢了呢?

阿冲:说什么,什么乱七八糟的,不,不就一把伞嘛,不就一把伞嘛。

(请问可以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吗,我叫冷静,冷静,真好听的名字,就像小说里面的一样,那你呢,我叫冲动,我爸妈说了,只要我能找到一个真心爱我对我好的男孩,小静,我向你保证,我会爱你一辈子的,伞丢了,可以再买,那人丢了呢。)

冷静:老公,你看,我把伞找回来了。

阿冲:那刚才。

冷静:只不过是一个同事,送了我一程。

阿冲:我以为你不要我了,我跟那个女的没什么,应酬嘛,吃饭嘛,没跟你说嘛。

冷静:好啦,我知道了,回家吧。

阿冲:你吓死我了。

冷静:好啦。

(完结)
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