聚会吧
当前位置:首页 > 小品剧本库

小品剧本库

赵千惠小翠小品《左邻右舍》剧本台词完整版


 

 

 

《左邻右舍》

   表演:小翠-1,赵千惠-2,姜年凯-3,齐小彪-4,屈俊光-5

   编剧:量化喜剧

   导演:屈俊光

   姜年凯:女士们,先生们,欢迎来到家庭演唱会的现场,有请歌手,我媳妇。

   小翠:掌声不太热烈呀,呀啦嗦,那就是青藏(歌词)。

  姜年凯:高原(歌词),我说媳妇,你要不唱你别闪我,这把我闪得。

  小翠:老公,闪着了。

   姜年凯:嗯。

   小翠:舒服,不是,我是说我刚才高歌一曲,把所有的压力都释放出去了,舒服!

   姜年凯:媳妇,我跟你说只要你能释放压力,你使劲唱,老公支持你。

   小翠:老公,你真好,老公,你说这随着年龄一天天大了,这压力咋也大了呢。

  姜年凯:是。

  小翠:这要是能回到小时候该多好。我不想长大,不想长大(歌词)。

  赵千惠:哎呀,你听听,这还让不让人睡觉了,天天半夜唱,天天半夜唱,你看这,没心没肺的他还睡着了,白天我让他给我买个鸡架,他都不给我买,睡,我让你睡,我让你睡,老公,你是不是做噩梦了。

   齐小彪:你给我上一边去,我做什么噩梦,我根本就没睡着,你是不打我了?

   赵千惠:老公,你是做噩梦了。

   齐小彪:这梦这么真吗。

   赵千惠:老公,先别说梦真不真的事,你就看着对门天天唱谁能受得了,想个办法呀。

   齐小彪:有啥办法,你就是把他家墙拆了,她还是得唱。

   小翠:不想长大,不想长大,不想长大!(歌词)

   赵千惠:什么不想长大,什么不想长大呀,天天,我告诉你,你这辈子你都长不大了,你这辈子,老公,不能再这样了,赶紧想办法。

   齐小彪:不是。

   赵千惠:要不然你也唱。

   齐小彪:你可拉倒吧,我不会唱。

  赵千惠:你怎么不会唱,你忘了想当年你的歌声,打开了我妇女的心扉,拿出你当年没羞没臊的精神,给我喊出那三个字。

  齐小彪:收破烂!

  赵千惠:就是这个味道。

  齐小彪:收破烂!

  赵千惠:久违的味道。

  齐小彪:收破烂。

  赵千惠:刺激。

  小翠:我不想我不想不想长大。(歌词)

   齐小彪:收破烂。

   小翠:不想长大后。(歌词)

   齐小彪:收破烂。

  小翠:以后。

   齐小彪:收破烂。

   小翠:不想长大后收破烂。(歌词)

   赵千惠:唱得太好了。

   姜年凯:媳妇,你这志向也不高。

   小翠:什么玩意,这唱错词了,我不是让隔壁的给我带跑偏了。他们是不是挑衅我。

   姜年凯:好像是。

   小翠:我这爆脾气,敢挑衅我,这咋还有埋伏,老公,这是咱家垃圾吗?

  姜年凯:不是,咱家的在这儿,六个鸡架,我全吃了。

  小翠:你一个也没给我留呀。

  姜年凯:剩俩鸡屁股。

  小翠:你太上食了你,回去再说你。

   赵千惠:老公,咋整的?好像谁敲门,你看看。哎老公,咋回事,这怎么回事,咱家垃圾下崽了。

   齐小彪:等会儿,这鸡架啃得真干净,就是这个味道。

   赵千惠:出幻觉了吧,看看我是谁。

  齐小彪:妈妈。

  赵千惠:又做噩梦了,忘了正事了,是吧。

  齐小彪:媳妇,这个垃圾肯定是对门扔的。

  赵千惠:对。

 齐小彪:你给我等着。

  赵千惠:找他们去。

  齐小彪:我现在就收拾他们。

  赵千惠:去,必须得去。

  齐小彪:等着我胜利的消息。

  赵千惠:去。

  姜年凯:干啥。

  齐小彪:我广场舞。

  姜年凯:就你这猥琐的样子,还跳广场舞呢,广场舞应该是这样的。

   合声:干吗呢这是。

  赵千惠:你俩搓澡呢,都这种气氛了,至于这么和谐吗。

  齐小彪:我问你,你凭啥把垃圾扔我家门口。

  小翠:咋说话呢,是你们先扔我们家门口的好不好。

  赵千惠:你咋说话呢,半夜三更鬼哭狼嚎的。

  小翠:有你这么说话,什么叫鬼哭狼嚎。

  赵千惠:就是鬼哭狼嚎,怎么了。

  小翠:我那是白天工作压力大,晚上唱歌我释放压力。

  赵千惠:谁白天压力不大。

   齐小彪:对,我们也释放压力,我们就扔垃圾释放,咋的。

  赵千惠:咋的。

  小翠:老公,咱家还有垃圾没。

  姜年凯:有。

  小翠:拿来。

  姜年凯:等着。

  小翠:让他们两口子,好好释放释放。

  赵千惠:扔垃圾算什么能耐。

  小翠:你们先扔的。

  姜年凯:看见没,垃圾多的是,压死你信不。

   赵千惠:老公,看见没,等啥,取垃圾去。

   齐小彪:好的,你给我等着。

  赵千惠:比垃圾多,是吧。

  齐小彪:不是,媳妇,咱家哪有垃圾呀?

   赵千惠:咋说话呢,咱家能没有垃圾吗,没有垃圾就创造垃圾。

   齐小彪:看着没,看着没。

   赵千惠:这是什么。

   齐小彪:你的包。

   赵千惠:是不是四千六那个。

  齐小彪:你哪有四千六的包,打完折四千六,扔它,不要了。

   赵千惠:垃圾。

  小翠:漂亮!这包搁哪买的。

  赵千惠:管得着吗。

  小翠:网红,爆款,大姐,你搁哪买的这个?

   赵千惠:搁哪买的,爆款你都认出来了。

  小翠:我买好长时间都没买着。

  赵千惠:算你有眼光,夜市。

  小翠:夜市啊!这老有品位的地方了,我说那天我去逛街,我转一圈就没有了。

  赵千惠:四十九买下来的。

   合声:垃圾!

   齐小彪:看着没,这还有,冬天背的,夏天背的,秋天背的,让它,不要了。

  赵千惠:漂亮!垃圾。

  姜年凯:媳妇。

  小翠:两口子上货去了。

  姜年凯:还给咱俩施压。

  赵千惠:全是爆款。

  小翠:还施压,怕她呀,老公,去,取去。

  姜年凯:好。你取,媳妇,不过了?

  小翠:还过啥呀过,我白天在单位装孙子,怎么的,晚上我还得受他们气,不过了,我跟你说。他们不是要解压吗,咱就陪她解压到底。

   姜年凯:好。

  小翠:取去。

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