聚会吧
当前位置:首页 > 小品剧本库

小品剧本库

贾冰3人小品《最后一班返乡车》剧本台词完整版


 

演员:贾冰,陈焯燮,符剑

贾冰:哎,大家,大家,慢点走,慢点走,别挤啊,咱们有秩序地上车,这回家过年的心情,我可以理解,但是你们放心几十万人都走了。今天这最后一班返乡车,我保证你们都能走上啊,再见,慢走,一路平安,回家过个好年。(手机铃声)喂,队长,你放心吧,最后一批滞留的农民工兄弟,都已经上车了,不辛苦,人民警察为人民,什么,雪过天晴,没错,我也纳闷儿呢,你说这雪一过,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,突然间就晴了,妈呀。

陈焯燮:你叫谁妈呢,三天没睡觉了是吧。

贾冰:不困。

陈焯燮:才怪,一天没吃饭了吧。

贾冰:不饿。

陈焯燮:才怪,我给你带的饺子。

贾冰:不吃,才怪,老婆,你说你真好,刚给我生过儿子,这身子骨还没恢复呢,就冒着这么大的雪给我送饺子,你让我说什么好。

陈焯燮:行了,你和我还这么客气。

贾冰:带醋了吗?

陈焯燮:带了,拿着。

贾冰:谢谢老婆。

陈焯燮:赶紧坐那儿吃。

贾冰:谢谢老婆。

陈焯燮:真香啊。

符剑:火车,火车,我还没上车,你怎么就开了呢。

贾冰:兄弟你怎么这么冲动呢,这是火车道你知道吗,这多危险。

符剑:大哥,我要坐那个k七一五次列车。

贾冰:k七一五,开了。

符剑:你怎么就开了呢。

贾冰:怎么了,到底怎么了,怎么回事。

符剑:大哥,我是到你们来这儿打工的,

贾冰:看出来了。

符剑:好不容易等到过年,我想回家去跟家人团聚,没想到这个老天不长眼,下了这么大的一场雪,我被滞留在这个火车站三天了,三天,我说这个火车,我等了你三天你都不开,我就去上了个厕所,你怎么就开了呢。

贾冰:行了兄弟,你别着急,这个事儿很简单,你拿着你这个车票,到那个改签的窗口改签一下,咱们明天再走一样。

符剑:问题是这个车票在俺老婆身上,俺老婆上车了,把我给落下了。

贾冰:你老婆把你落下了,咋这么粗心呢。

符剑:大哥,你说我该怎么办呢。

贾冰:赶紧给你老婆打手机。

陈焯燮:对呀。

符剑:大哥,我说你这个话说得有点不靠谱,就这个老娘儿们小学本科都没毕业,别说看手机了,手表都看不明白,我就一直没给她买,早知道这个事,我该给她买了。

贾冰:别急,这样啊,我跟K715乘警联系一下,看看能不能找到你老婆,别急,别急,得慢慢来,一定帮忙,喂,杨明,我是张正,对,有个情况跟你反映一下,我这儿有个滞留乘客,他和他的家属走散了,就他老婆,他老婆正乘坐你们,那辆车在回家的路上,而他呢却没赶上车,你看你能不能帮帮忙,找找他老婆,叫什么名。

符剑:翠花。

贾冰:翠花,有这个人,有有有,她老公丢了,没丢,她老公长什么样,你说长什么样,像机器猫,我看一下,像,没错,就是她老公,对,什么,让他不要着急,她在家等他过年,买明天的票,好了,知道了,谢谢你,赶紧去买票。

符剑:走了,不对,大哥,不是,嫂子。

贾冰:你看清了再叫。

符剑:钱全在俺老婆身上。

贾冰:要说你这个男人当的,你怎么能把钱放你老婆身上呢,钱不能放在你老婆身上,知道吗,你的钱在你老婆身上,我的钱在我老婆身上,老婆,去买票。

陈焯燮:哎,我去买票啊

符剑:慢,都说人民警察为人民,没想到人民警嫂更为人民。

陈焯燮:我去买票。

贾冰:行啊,兄弟,你挺能说话啊你呀。

符剑:大哥,这没什么,坐。

贾冰:坐坐坐。

符剑:大哥,其实我刚才说的都是真心话。

贾冰:听出来了。

符剑:嫂子,刚才的行为那是很让我感动。

贾冰: 是。

符剑:这是什么?

贾冰:这是你嫂子给我包的饺子。

符剑:饺子。

贾冰:兄弟兄弟,对不起,我这没反应过来,我这几天没睡觉,脑子反应迟钝了,不好意思,这样兄弟,你看看,如果不嫌弃的话,吃两个。

符剑:好吃,大哥说实话,我滞留在这个火车站三天,三天,我是顾不上洗脸,顾不上洗手,大哥,你看我这个手脏的,没人样了你看,大哥,你也吃一个吧。

贾冰:那个我就算了吧,我不饿。

符剑:一天不吃能不饿吗,一会儿听我的,不管怎么样,吃两个,呀。

贾冰:你这又怎么了。

符剑:你看看你,让你吃两个你又不吃两个,现在好了吧,都让我吃完了你看。

贾冰:那吃完就吃完了,没事儿。

陈焯燮:票买来了。

贾冰:票来了。

陈焯燮:我的票买到了,明天这个时候的,你拿好了,千万别再弄丢了。

符剑:谢谢,嫂子,大哥,你们可救了我的命。

贾冰:哪是救命啊,没事儿。

符剑:有了这个票我就能回家了,对了嫂子,这个钱,我明年来打工的时候一定还给你。

陈焯燮:你别这么客气,哪有那么严重,谁让我是人民警嫂呢,老公,你把这个饺子都给吃完了,你看看你,怎么都不给人家兄弟留两个呢,你看他都饿成什么样啦,一天没吃饭了,饿了是吧,你听人家都饿哭了。

贾冰:对,饿哭了。

符剑:不对。

贾冰:不对。

符剑:是俺孩子饿了。

贾冰:我说这不是你哭的,你孩子在哪儿呢。

符剑:我孩子在这儿呢。

陈焯燮:你怎么把孩子放这儿了。

贾冰:你怎么把孩子放这了你呀,磕着碰着怎么办。

符剑:不是大哥,在外头天气那么冷,我抱在怀里,我怕他冻着,所以把他放在袋子里,这里头暖和。

贾冰:你怎么能这样呢。

符剑:大哥,看样子孩子是饿了,你看咋办呢。

贾冰:饿了,喂奶。

符剑:我没这功能。

贾冰:牛奶。

符剑:上哪儿找牛去。

陈焯燮:你身上没带着。

符剑:嫂子,你这个话说得就更不靠谱了,他妈有人奶随身携带,还要我带着牛奶干什么呢,再说这孩子喝不了牛奶,一喝牛奶,吐奶,他就得喝人奶,这是他的口粮。

贾冰:他口粮呢?

符剑:被他妈随身带走了,怎么听不懂呢。

贾冰:这玩意儿,让他妈随身带走了,人奶,老婆。

陈焯燮:老公。

贾冰:口粮有了。

符剑:怎么可能呢。

贾冰:她刚给我生过儿子,还没断奶呢

符剑:真的。

贾冰: 老婆,人民警嫂一朵花,关键时刻当奶妈呀。

陈焯燮:孩子,开饭。

符剑:都说人民警察为人民,没想到人民警嫂更为人民。

陈焯燮:用伞帮我挡着。

符剑:好嘞,伞,哎呀嫂子,这孩子饭量可大了,我跟你讲啊。

贾冰:你好像坐错位置了。

符剑:你看我,太激动了。

贾冰:没事儿,我来。

符剑:你来,警察哥哥,警察嫂嫂,你们都是好人,我到这儿来打工,好不容易等到过年,想回家去跟家人团聚,可是下了这么大的一场雪。
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