聚会吧
当前位置:首页 > 小品剧本库

小品剧本库

唐鉴军小品《考验》台词完整版


演员:杨光 黑旭 唐鉴军 张凯

儿子战友:我的家在东北,松花江上啊,那里有满山遍野大豆高粱啊,在那青山绿水旁。

儿子:队长队长,队长队,这家伙巴掌,咋给拍降级了呢。把队长拍成通讯员了。队长呢?队长呢?我找队长啊。

儿子战友:你踩我脚了呀。

儿子:哎呀呀不好意思不好意思,我找队长。

儿子战友:队长不在。

儿子:不在?完了完了完了。

儿子战友:怎么了?

儿子:我爸他。

儿子战友:怎么了?

儿子:我爸他。

儿子战友:怎么了?

儿子:我爸他。。。

儿子战友:我了个叔叔啊,你怎么走得这么快呀,这也不给我来个信,我这个心里也没个准备。

儿子:嚎啥呢你。

儿子战友:你爸不是走了?

儿子:你爸才走了呢,我爸来了。

儿子战友:来了,哎,不是,来就来了吧,还不是好事儿啊,省得你回去看去了对呗。

儿子:好什么事儿阿,你知道我爸来干嘛吗?

儿子战友:干啥?

儿子:让我退伍的,不让我在这儿待啦。

儿子战友:那怎么办呀?

儿子:我这不是来找队长,商量商量,帮我想想法嘛。

儿子战友:队长上矿点了,一时半会儿回不来。

蔡师傅:队长在吗?

儿子:来了,哎爸呀。

蔡师傅:哎呀,你喊啥?管我叫爸,哎呀白捡个大儿子。

儿子:我说蔡师傅,你别拿我开玩笑了。

蔡师傅:谁跟你开玩笑了,大家都看着了,我一上来你就管我叫爹,管我叫爸,说心里话,我要真有你这么大个儿子,你说得多好啊,可惜我那是姑娘。

儿子战友:来了蔡师傅。

蔡师傅:我说啊,你看一看啊,没什么事给我签个字,好了我给别人家送菜去了啊。

儿子战友:队长一回来报告他一下。

蔡师傅:好了。

儿子:站住。

蔡师傅:干啥?

儿子:你不能走。

蔡师傅:还让我给你当爹啊?

儿子:对呀,什么当爹,不是让你给我当爹。是我要给你当爹。

蔡师傅:什么玩意儿啊?

儿子:不不不,是那个那个,让你去见我爹。

蔡师傅:你可拉倒吧,我见我爹都没时间,我见你爹干啥阿那是。

儿子:让你帮个忙帮个忙。

蔡师傅:帮什么忙?你没看我这忙着呢吗,我还得着急给人送菜呐。

儿子:蔡师傅啊,性命攸关呐,十万火急,咱们这么多年的关系,你不能见死不救吧对不对。

蔡师傅:这么严重吗?

儿子:相当严重了。

蔡师傅:那行这忙我帮了,但是啊咱可说好了,一定抓紧时间,我时间不多啊。

儿子:就一会儿就一会儿。

蔡师傅:没问题。

儿子:蔡师傅坐坐。

蔡师傅:哎呀这。

儿子:来来来。

蔡师傅:怎么个事儿你说。

儿子:是这么个事儿。

蔡师傅:这个。

儿子:不是,咱先下来呗。

蔡师傅:不是我这习惯了,我这什么呢,我在我们家没事儿,我就这么坐着,这叫居高临下嘛。

儿子:这不是你家热炕头。

蔡师傅:这到部队了啊。

儿子:哎呦呦。

蔡师傅:没事儿没事儿。

儿子:是这么个事儿啊蔡师傅,让你呢就假扮队长,开导我爸啊,让他同意我继续留在这儿,就哦了。

蔡师傅:就这事儿啊,哎呦我的天呐,我寻思多大个事儿呢,整了半天,是让我当—会儿山寨版的队长是不是。

儿子:对对对。

蔡师傅:哎呦我的天,我不瞒你说,我从小我就愿意当官。

儿子:正好咱们这次过把瘾嘛不是,对不对。

蔡师傅:行啊,过把瘾,过过,不过这身也不像队长啊是不是,最起码你服装都不对呀是不是,这给我的。

儿子:哎这个咱们穿上哎。

蔡师傅:拿着这个哈,哎呦我天呐,哎呀妈没成想哈,这送菜还送出个队长来,你看整这玩意儿整得。

儿子:我们这衣服好。

蔡师傅:好好,就这么直接套呗这就。这也不合身啊这玩意儿有点。

儿子战友:裤子肥他穿不了。我们队长胖点。

蔡师傅:什么叫肥啊。

儿子:来来没事。

蔡师傅:好了,怎么样,哎,像队长吗?

儿子战友:像什么队长啊,整个一对虾这是我跟你说。

蔡师傅:说什么玩意儿呢。

儿子:不是那啥。

蔡师傅:就我这样不像队长吗,还说我像对虾,会说话吗你。

儿子:来啊,咱们来个临时的军训啊,蔡师傅啊,听我口令啊,立正。怎么还蹦起来了呢这还,不是咋还蹦了呢。

蔡师傅:你不说立蹦吗,完了我就蹦了嘛。

儿子:我说立正。

蔡师傅:那你看一你吐字不清,你还赖我,整那玩意儿整得,立正还立蹦。

儿子:听我指挥啊,立正。劲太大,慢点慢点啊,脚疼了吧,咱不用那么大劲,靠一下就行啊。挺胸,收腹,拾头,哎呀呀抬过了拾过了,妈呀妈呀抬过了,来回来收一点,来来来过来,收一点好,哎,这样像多了是不是。

蔡师傅:我说啊,这回行不,像不像队长?

儿子:绝对是队长了。

儿子父亲:队长在吗?

蔡师傅:哎呦我的妈呀,我有点紧张,我不干了。

儿子:不不不,先坐下先坐下,不是不是,先坐下坐下。

儿子父亲:队长啊。

儿子:记住,你是队长啊,看着啊。爸。

儿子父亲:哎呀,哎呀你说你这一道,这山道太不好走了,那车开到道上就像蛤蟆似的,这家伙给我这胯骨肘子拧得,生疼生疼的。

儿子:你慢点的。

蔡师傅:你好你好你好,一路辛苦,请坐。

儿子战友:坐坐坐。

蔡师傅:请坐请坐。

儿子父亲:这是领导啊。

蔡师傅:这个。

儿子:别拿你那梳子行不行。

蔡师傅:坐坐坐。

儿子父亲:哎呀,那个,你今年岁数不小了吧。

蔡师傅:不大,四十八。

儿子父亲:还干这个呐哪?

蔡师傅:我不瞒你说,十来多岁的时候我就开始干,一直干到现在三十来年了。

儿子父亲:哎呀,那三十多年,没往上提啊?

蔡师傅:哎呀咱是个卖菜的,我说我是挺失败的,哎呀没提上,但是呢也有原因,主要是什么呢,没有什么位置。

儿子父亲:那你贵姓啊?

蔡师傅:啊我姓那个,那什么,你儿子不让我说呀。

儿子父亲:那咋的,哎呀,这是军事机密吧。

儿子:不是。

蔡师傅:不是,那你看我能说不?

儿子:能能,能说。

蔡师傅:啊那就行了。

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