聚会吧
当前位置:首页 > 小品剧本库

小品剧本库

东北F4小品《欢乐颂》台词完整版


演员:东北女F4

田斯斯:(唱)找一个最爱的。

孙媛媛:(唱)深爱的。

李佳择:(唱)想爱的。

大家伙:(唱)亲爱的人来告别单身,一个多情的。

田斯斯:别唱了,太惨了。

李佳择:你干啥呀你,唱着正嗨呢,惨啥呀,单身多好,多快乐呀。

孙媛媛:对呀。

李佳择:喝酒,来来来,喝酒喝酒喝酒,庆祝一下,咱们几个今年依旧单身,来。

孙媛媛:来。

大家伙:单身快乐。

李佳择:爽,哎,斯斯。

田斯斯:嗯。

李佳择:给陈嘉男打个电话问问她到哪儿了,这都几点了还不来,她在家绣花呢。

田斯斯:我刚打过了,她说马上就到。

李佳择:马上。

田斯斯:嗯。

李佳择:中国话最不靠谱的就是马上,快了啊,还有一个红绿灯,拐弯就到了,这些都只能代表她正在化妆。

陈嘉男:不好意思,不好意思,不好意思,我迟到了。

李佳择:你知道你迟到多长时间吗。

陈嘉男:我今天路上特别的堵,我光一个红绿灯,我就等了四个小时。

田斯斯:陈嘉男。

陈嘉男:啊。

田斯斯:你说这话的时候能不能把你那公交卡揣兜里。

陈嘉男:啊,露出来了。

李佳择:一天不撒谎嘴都干巴。

陈嘉男:哎呀,我今天不是有事嘛,我要不是为了陪你们这三只可怜的单身喵,我今天可就不来了啊,还有,这有可能是我最后一次参加咱们的单身派对了。

孙媛媛:你有男朋友了。

陈嘉男:嗯,你们想知道是谁吗。

大家伙:不想。

陈嘉男:还记得上大学时候那个韩叙吗。

李佳择:韩叙。

田斯斯:韩叙,韩叙可是咱们学校公认的帅哥呀。

李佳择:哎,我听大家说他一毕业就出国了呀。

陈嘉男:没错,就是他,他专程回国找我,一下飞机就给我打电话,昨天晚上我们两个一起。

大家伙:啊。

陈嘉男:吃着牛排,喝着红酒,听着小提琴,原来这就是爱情的味道啊,你们是闻不到这种味道的。

大家伙:啊嚏。

陈嘉男:干啥呀。

大家伙:感冒了。

孙媛媛:还有天理吗,她都能找到男朋友,我叫孙媛媛,是这几个人当中最漂亮的,当年学校里面最受瞩目的校花,长得美就是烦。

大家伙:哈哈哈。

李佳择:陈嘉男呐啊,你至于吗你,啊,你不就处个对象嘛,你瞅你在这块咋咋呼呼的,你怎么这么能嘚瑟呢一天,我叫李佳择,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女汉子,但是人家真的好想谈恋爱。

大家伙:哈哈哈。

田斯斯:我的天,我的天老爷,您那儿来的这个自信呐,别看我一天蔫巴噔的,就以为我跟你们没有竞争力,我叫田斯斯,学霸,当年我跟韩叙的关系最好了,要不是他出国呀,我们孩子都上小学了,瞅你那个样儿。

大家伙:哈哈哈。

陈嘉男:哎呀,这KTV里面的风这么大吗,我气死你们,气死你们,我是陈嘉男,韩叙这次回来就是找我来的,我马上就能告别单身了,耶。

大家伙:哈哈哈。

孙媛媛:哎呀,嘉男,你说得这么热闹,那你倒是把他带来呀。

田斯斯:对呀。

孙媛媛:我看呀,你就是垃圾筒里的塑料袋。

陈嘉男:哎,啥意思呢。

孙媛媛:老能装了。

大家伙:哈哈哈。

孙媛媛:从小就这样。

陈嘉男:哎呀妈呀,这不是来了吗。

大家伙:哇,好帅呀。

陈嘉男:哎呀,你看你,给你们带酒了。

韩叙:老同学,好久不见呀。

孙媛媛:好久不见呀,小叙叙。

陈嘉男:有病吧有病吧有病吧,瞅你那色迷迷的眼神,能不能矜持点矜持点儿矜持点儿,这个男神是我的了。

大家伙:哈哈哈。

李佳择:老同学,快坐,坐。

陈嘉男:坐坐坐。

李佳择:多少年没见了,想死你了都。

陈嘉男:对。

李佳择:来。

孙媛媛:哎呀,好久不见,可想你了呢。

韩叙:媛媛呀,你还是这么漂亮。

孙媛媛:就你嘴甜。

陈嘉男:哎,能不能回到你自己的座位。

孙媛媛:我说这玩意儿那么膈应。

李佳择:哎哎哎,别看我啊,我来我就坐这儿了。

孙媛媛:还是那么帅。

韩叙:媛媛呀,你跟大学时候一模一样,一点都没变。

孙媛媛:是,岁月能改变得了我的年龄,但改变不了我少女的天真。

李佳择:哎哟我的妈

田斯斯:哎哟我的天啊,天老爷,你要不要你这个充满玻尿酸的脸了还呀。

大家伙:哈哈哈。

李佳择:哎,老同学啊,咱是不是得有四五年没见了。

韩叙:可不嘛,我当年一毕业就出国了。

孙媛媛:哎,韩叙,我听嘉男说你这次回国是专门回来找她的呀。

陈嘉男:是的呢。

韩叙:主要是吧这几年我在国外呀,很多同学都断了联系,她不是咱们年级的百事通嘛,我就寻思着让她把咱们大家聚集起来,【小小台词君】咱们开个同学会。

田斯斯:哦,那这么说你回国第一个找她是为了见我们。

韩叙:那当然了。

大家伙:哦,不是找你的。

韩叙:你咋了。

陈嘉男:没事,我去趟卫生间平复一下我破碎的心灵。

韩叙:她怎么了。

田斯斯:没事。

李佳择:更年期提前了。

大家伙:来来来。

李佳择:韩叙坐这儿,坐这儿,哎,老同学啊,这么多年你对咱们班这些人谁印象比较深呢。

韩叙:你呀。

李佳择:我就知道是我,哈哈哈,为啥呢。

韩叙:你当年天天给我送早餐。

孙媛媛:那早餐不是我让她替我送的吗。

李佳择:完了,露馅儿了。

韩叙:当然,当然,还有斯斯。

田斯斯:我的天,天老爷,爱情还没走,哈哈哈,是吗。

孙媛媛:哎,为什么是她呀。

韩叙:你们不知道啊,当年她给我写的情书太逗了,哎,我给大家读两句怎么样。

孙媛媛:整两段整两段。

韩叙:给大家整两句。

李佳择:来来来。

田斯斯:那有什么好读的。

韩叙:你怕什么呢。亲爱的叙,你是树,我是藤,我绕你,你是油,我是灯,我耗你,你是玉帝啊,我就是悟空,我闹你,你要是不跟我谈恋爱呀,我就去法院告你。

李佳择:这不是我给韩叙写的情书吗,你搁那儿扭搭什么玩意儿呢你。

田斯斯:完了,露馅儿了。

大家伙:哈哈哈。

李佳择:写得真傻,写的。

韩叙:对对对,还有嘉男,我昨天吃饭的时候还跟她说呢,要不是她每次考试给我递这纸条,说不定我现在都毕不了业。

田斯斯:我的天,那纸条不是我传给叙叙的吗,怎么变她了,死女人。

大家伙:哈哈哈。

李佳择:叙叙,唱首歌吧。

韩叙:行,点个歌吧。


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董建春李丁相声《赤壁小话》台词完整版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