聚会吧
当前位置:首页 > 小品剧本库

小品剧本库

贾冰潘斌龙6任小品《创业家族》台词完整版


演员:贾冰 潘斌龙 王雪东 任梓慧 符剑 林一霆

贾冰:巴扎嘿。我亲爱的,可爱的,敬爱的员工们,咱们公司的口号是什么玩意儿?

王雪东:干啥呀?你有那功夫你多卖两块表多好呀。

贾冰:来呀来呀来一遍。

王雪东任梓慧:企业想整好,踏踏实实搞,天天喊口号,不如卖块表,卖块表。

贾冰:整挺好。过年第一天上班,发俩红包意思一下。

王雪东:快数数。

贾冰:数属什么数,什么格局,我那么抠吗,还数。

王雪东:那咋整?

贾冰:用尺量。

任梓慧:贾总,咱刚创业就给这么厚一沓吗?

王雪东:贾总,这一块一块搁一堆算个啥呀?

贾冰:一块钱咋的啊,还瞧不起一块钱了,你只要今年好好干,年底奖金手数断,这是我诅咒的。

王雪东:就发了一块钱还手数断。

贾冰:二蛋子,你被开除了。

王雪东:怎么了?

贾冰:因为你笑了。

王雪东:笑就要开除啊?

贾冰:咱们卖钟表的从古到今就不能笑。

王雪东:为啥?

贾冰:因为自古忠孝难两全。

王雪东:贾总,你要这么跟我开玩笑,今天我高低要告诉你一个关于你的坏消息。

贾冰:我这发自肺腑的想笑了,我命这么硬,我能有什么坏消息?

王雪东:你听。(手机:那个二蛋,今年那个房租就不用给我转账了,我上门收,咱们一会儿见。)

贾冰:那有啥的,准备好了现金,等会房东来了给怼上,听到没有?告诉你咱们创业做买卖,永远是信誉第一。

王雪东:对,贾总,咱们的信誉确实有点低。

贾冰:怎么就俩字儿剩一个字儿了,叫你给吃了。

王雪东:咱这个房子虽然是商住两用,但是咱这个房东他只允许住他不允许办公,所以我就骗他,说咱一家三口在这儿住着,这才便宜的,明白没?

贾冰:你这不骗人吗?你不是想让我的一世英名毁于二蛋吗?

王雪东:咱这房子本身就是商住两用,也不犯法。

贾冰:你缺德,你还。紧急会议,房东啥时候来呀?

王雪东:马上。

贾冰:完犊子,镇定,我决定从现在开始,咱们就是一家子了。

王雪东:啥意思?

贾冰:你不是告诉人家一家三口在这住吗?咱就得有一家三口的样,你演我儿子。

王雪东:好的,爸。

贾冰:你好快呀,小慧,实在不行。

任梓慧:明白了,老公。

贾冰:这高手,这绝对是高手。

任梓慧:但是老公,跟你商量个事儿,明天我想请个假,那个因为我那个老公过生日,所以老公你看你能不能给我那个老公一点面子,好吗,老公。

贾冰:不是你小话说得一点毛病没有,但是我怎么感觉我的道德在逐渐沦丧呢,别整那没用的,把那工牌摘了,等会人家房东来了,快快快。

符剑:你好,都在啊。

贾冰:来了,老弟,来,拿凳子,快快快,坐。我给你介绍一下,这是我媳妇儿。

符剑:你好。

贾冰:这是我儿子,媳妇倒水,儿子给拜年。

王雪东:年都过完了。

贾冰:过完你拜个晚年。

王雪东:叔叔,祝您晚年幸福。

符剑:这年都过完了,别拜了。

贾冰:反正你就留着明年再用是吧?另外,你怎么这么抠呢,你这既然是拜年,你能不能整个大的,你磕一个。

符剑:不,我不用了。

贾冰:你别争,我让你磕一个。

王雪东:叔叔明年过年好。

符剑:我受不了这个。

贾冰:你别走,你干啥呢你这。你到咱家就像到自己家一样,咱们就是一家人听到没,你对我们这么照顾,屋里这么热,你把衣服脱了要不等会感冒了,衣服脱了我才发现你是个快递。

符剑:走千家串万户,从来没有感受过如此热情的态度,我想说,啊,我是你一个幸福的快递呢,再见。

王雪东:你干啥一上来就让我磕头呀?

贾冰:你还搁这旮旯扒拉我,那房东你不认识啊?

王雪东:不认识。

贾冰:那当初的合同你咋签的?

王雪东:我瞎签的。

贾冰:漂亮,你噎的我是说不出话来了。

王雪东:你别生气。

贾冰:不是生不生气。

潘斌龙:家里有人吗?

贾冰:来了老弟。

王雪东:淡定,还不确定他是不是房东呢,别一会儿我又白磕了,你问问。

贾冰:这玩意咋问,就得试。你等会儿,你稍安勿躁,你先别进来,我试你一下子。我拿着笔往墙上划。

潘斌龙:你给我放下。

贾冰:是他,绝对是他。

潘斌龙:我告诉你,房子给我划花了,我告你赔呀,我跟你讲。

贾冰:不能够。来了老弟,看你这满脸双眼皮,一脖子大年轮的,年龄应该不小,我该叫你啥呢?

任梓慧:老公。

潘斌龙:不合适吧。

贾冰:叫我呢,在你那儿确定一下我的身份。

潘斌龙:吓我一跳,我跟你说,单身的年头太多了,听到这词敏感。

贾冰:我给你介绍一下子,来,这是我儿子,这是我媳妇。

潘斌龙:你好。

贾冰:媳妇儿倒水,儿子磕头。

王雪东:叔叔明年过年好。

潘斌龙:儿子多大岁数了?

王雪东:38了。

贾冰:是,你咋还活我前头去了呢?我给你定吧,你18了,行吗?

王雪东:行,18了。

潘斌龙:你这儿子真听话,让他多大就多大。

贾冰:家教绝对不劈叉。

潘斌龙:有对象没有啊?

王雪东:我这加班加得快离了。

贾冰:他说他搁家里待得都快秃噜皮了。

潘斌龙:是吗,我听的怎么都快离了。

贾冰:离也是我跟他妈离,我跟他妈感情一直都不和,是吧,他妈。

任梓慧:对对对,老公说的都对。

贾冰:我说跟你感情不和,你还跟我挤眉弄眼,咋初恋呢?

任梓慧:别碰我。

潘斌龙:谁碰了?啥时候?你碰的?

贾冰:我昨儿个碰的,今儿个刚到。

潘斌龙:慢动作。

贾冰:左右手的事儿啊,你干啥来的你?


 
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