聚会吧
当前位置:首页 > 小品剧本库

小品剧本库

常远小品《你是艺术家》台词完整版


演员:常远 乔杉 杨沅翰 王成思 冷旭阳 李维贺

乔杉:那谁,小李,把那灯笼给我挂好了,给我弄的喜庆一点,好不好?看门那郭大爷,给你那么多钱,别老搁这儿坐着,一会儿放进一个人拿你是问,一会儿大师过来,听见没有?

常远:老板。

乔杉:你干啥呀?

常远:不是,老板,活儿都干完了,那三千五工钱您赶紧给我结了呗。

乔杉:我欠你三千五?就我这人什么身份你不知道?你就说我欠你三千五百块钱?你就看我这一屋的东西,你不知道我是干啥的吗?

常远:看着一屋的东西,您应该是收破烂的。

乔杉:呸,你才收破烂的呢。我都多少年不收破烂了你知道吗?但是,其实有些东西你看来是破烂,对我来说就是艺术品,请看这个,这个为什么我要收藏它,因为它代表了我人生中的一个阶段,你知道这个作品叫什么名字吗?

常远:不知道。

乔杉:叫《硌楞》。

常远:为啥要叫《硌楞》呢?

乔杉:你想啊,一个自行车轱辘是方的,就是一骑一硌楞,一骑一硌楞,象征着哥硌楞的人生。请看我人生的另一个阶段,这是什么玩意儿?

常远:大井盖。

乔杉:胡说,这是齿轮。

常远:你拉倒吧,哪儿是齿轮,这也没齿儿啊。

乔杉:所以说这个作品的名字就叫做《无齿》,一个经历过硌硌楞楞人生的男人,才会像我一样,无耻的去追求自己的幸福。

常远:哥,要这么说呀,您还真是个艺术家。

乔杉:这话说的,哥干艺术不是一天两天了,哈哈哈,这什么玩意儿?这上面怎么漏水呢?

常远:哥,这应该也是你人生的一个阶段。

乔杉:哪个阶段呢?更多访问113.com

常远:下流。

乔杉:就这玩意儿我让你整好多长时间了,你没整好?

常远:不是,老板,楼上那下水道坏了,他那儿一冲厕所,咱这儿就漏水,一冲厕所咱这儿就漏水。

乔杉:这是厕所的水是吧?

常远:对呀。老板,那三千五工钱您赶紧给我结了呗。

乔杉:呸,你要不要脸?这活儿干成这样还管我要钱,要不要脸?知道今天谁来不?

常远:谁?

乔杉:国际美学大师李国富先生要到我们这儿来挑选作品,这挑中一件我就发财了,对不对?我还差你那三千五百块钱?刚才这是掉我嘴里了,你要是掉人家身上怎么办?我告诉你现在就站这儿啊,给我接着水滴,掉一滴掉地上了,我罚你五百块钱。

常远:别介啊。

乔杉:你算一下,三千五百块钱我能罚你多少次,再有我告诉你啊,来了,这儿有一滴,这儿还有一滴,这儿还有一滴呢。

常远:老板这滴算谁的呀?

乔杉:算我的。

常远:老板你干啥去呀?

乔杉:我刷个牙,接着点,快。

常远:好。

李唯贺:大师。

大师:不看了不看了。

杨沅翰:大师,大师。

大师:这不叫艺术呀。

杨沅翰:您稍等,大师,您看看这件艺术作品怎么样?

冷旭阳:对对对。

大师:哼,无聊。

冷旭阳:大师,大师那你看看这个作品。

大师:这个叫艺术作品?可笑。这么跟你们说吧,今天看了这么多作品,没有一件儿能进得了我的眼。

李唯贺:观众朋友们,实在太遗憾了,本次展会啊,没有一件作品进入了大师的法眼,咱们下期再见,收拾东西,撤。

摄影师:好嘞。

大师:这个!这个进我眼了!进我眼了这个!

李唯贺:大师,大师,大师。

王成思:什么意思?

冷旭阳:这怎么能进入大师的法眼呢?

李唯贺:观众朋友们峰回路转戏剧性的一幕忽然出现了,最早一件行为艺术作品,进入了大师的法眼,来咱们现场采访一下这位艺术家,来,请。

常远:别过来,别过来!

李唯贺:老师您好,请问一下,您这个艺术作品的名称叫什么呢?

常远:你们别过来,滴你一头。

李唯贺:低我一头?老师,您这个作品简直就是太谦虚了,那他究竟表达了什么意义呢?来,咱们现场采访一下三位专家,来,摄像机跟着我走。特写,好,杨教授,我想问一下,您对这个作品有什么自己的看法呢?更多访问113.com

杨沅翰:是,对,这个艺术作品,对,它是我一直所追求所向往的真正的艺术。

李唯贺:那真正的艺术到底是什么样呢?

杨沅翰:它就是这样,这样,这样,明白了吗?

李唯贺:什么样?

杨沅翰:你就想象啊,好比说你就是一颗小小的种子,你在茫茫的大森林里,然后你需要生长,你需要万物的滋养,然后你感觉到你弱不禁风,你一吹就倒了,你明白吗?

李唯贺:我们杨教授的形体实在是太好了,厉害,厉害,厉害。来,我们采访一下冷教授。冷教授您对这个作品有什么不同的看法呢?

冷旭阳:我跟他的看法是截然不同啊,我从他这里边看到了一种孤独啊,你看他是一个人是不是啊?一个人所以他一人饮酒醉嘛,醉把那佳人成双对嘛,盼着他能双归嘛,那不是。

李唯贺:行了,冷教授,由于时间的关系,歌咱就别唱了,好不好?

冷旭阳:你明白这意思是吧?

李唯贺:那个王教授你有什么不同的看法呢?王教授?王教授!

王成思:我觉得这个作品非常的好。

李唯贺:它哪儿好?

王成思:特别好,就是特别好,特别好。

李唯贺:观众朋友们都看见了,王教授有点儿闹觉,他稍微有点起床气。

乔杉:你们干哈的都是?

杨沅翰:我们是专家。

乔杉:哎呦,专家,怎么的,给惹生气了?你给人惹生气了,你是不是给人惹生气啦?

冷旭阳:撒开!干什么玩意儿,你不要打扰一个艺术家的孤独感。

杨沅翰:他都已经这样这样这样了,你为什么还要那样。

王成思:干什么,干什么!

杨沅翰:又睡着了。

乔杉:不是,这怎么,这些专家怎么一个个跟脑血栓似的呢?

王成思:你才脑血栓,你才脑血栓。

乔杉:你看,你看,说的没毛病啊。

冷旭阳:你不要打扰这个艺术家!

乔杉:艺术家?他呀?

冷旭阳:怎么的?美学大师李国富已经认可的作品了,你质疑什么?

乔杉:我明白了,你过来。

常远:怎么的?

乔杉:现在你已经不是刮大白的了,你现在是艺术家。

常远:我什么艺术家,老板你给我钱我赶紧走。

乔杉:你要不帮我把这场圆下来,这三千五百块钱我就不给你。

常远:别。

乔杉:艺术家,你给我装艺术家,快点。

常远:我也不会装艺术家啊。

乔杉:艺术家好演知道吧?艺术家首先来讲,颓废,艺术家一定要颓废,颓废完了人家问你问题的时候,你就笑而不语,就让人家觉得你可深了。

常远:不是,老板,那我装完你就把钱给我啊?

乔杉:我给你三千五,行不行?装好啊,颓废。

常远:颓废,笑而不语,行,我知道了。

乔杉:各位老师,各位老师,那个是这样的啊,我是本店的老板,那个,这个孩子呢,现在有一些问题你们随便问他,你们可以问。

杨沅翰:这位艺术家,我想你的艺术作品,向我们表达的是一种万物的生长,对不对?

冷旭阳:我认为你这个作品里面,表现的是一种孤独,是不是?

王成思:那个,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,这位艺术家应该是位男性对不对?

冷旭阳:你哼哼哈哈呢笑啥呢这是你搁这儿。

王成思:我已经进入到他这个创作的作品之中。

乔杉:你过来,来,我让你演艺术家,没让你演弱智,你知道不?我跟你说你这样,咱不行,咱换个法,人家问你问她,你必须得答啊,艺术家还有一种类型,叫狂躁,你知道吗?就有才,跟谁我都拧着干,就是你说什么不对,我就怼你,跟你干就那种。

常远:干他们。

乔杉:就是那种,那个,各位老师,实在不好意思,因为那个刚才孩子有点腼腆啊,只会笑,接着问接着问。

杨沅翰:这位艺术家。

常远:滚!

杨沅翰:如果我没有听错的话,你刚刚是不是骂了我一句?

常远:滚!

杨沅翰:我没听错。

冷旭阳:让人家撅了吧你。你好!

常远:死去!

冷旭阳:好的。


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郭阳郭亮小品《陪您过中秋》台词完整版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