聚会吧
当前位置:首页 > 小品剧本库

小品剧本库

《劫法场》沙溢 胡可小品剧本台词


侉子手:带人贩!

沙溢:别碰我!我自己能走!

押送官:是,但关键是我不能走啊。跪下!

看客:放了他!放了他!

判官:都闭嘴,这是朝廷的重犯,谁要是再喊,跟他一起杀头。

    看客竖起胳臂,无声!

判官:谁要再张牙舞爪,斩!

    看客立起了标语:放了他,放了他!

判官:都是叛党,抓起来!

押送官:跑~

看客:杀人啦!

判官:沙溢,你跟朝廷作对了三年,聚众为乱,大逆不道,本官要将你就地正法。

沙溢:狗官,想我几万兄弟,想杀我,百日做梦!

判官:死到临头了还嘴硬,午时已到,开刀问斩。

    侩子手往刀上喷酒

太监:刀下留人,圣旨到!

沙溢:皇上来救我了!

太监:奉天承运,皇帝诏曰。犯人沙溢虽有重罪,但念祖上三代对朝廷有功,特赐,斩立决。赶紧的,赶紧的,弄死他。

判官:来吧,斩首。

胡可:刀下留人。大人,我相公就要行刑了,我想再跟他说句话,就一句。

判官:你相公是谁呀?

沙溢:看啥啊,在这呢!

胡可:你马上就要上路了,我来送你最后一程。吃饭了再上路啊,这饭里我放了刀片,一会你把绳子弄断了,兄弟们自会来救你。

沙溢:好!

胡可:大口吃啊,来,大口吃。

沙溢:刀呢?

胡可:放了呀~

沙溢:你放了吗?

胡可:放了呀。

沙溢:你兜里是什么?

胡可:刀片呀。

沙溢:那你放哪了?

胡可:没放。没放,没放。

沙溢:没放还不回去放!

胡可:放就放呗!你瞅啥?

押送官:我瞅啥了?

判官:各部门啊,抓紧时间,下午三点衙门还有会议。好不好?

押送官:你有事,我这腿再不治就截肢了。快砍吧。你们快点,快点。

判官:斩首斩首。快快快。

三弟:刀下留人,三哥!我来救你了。

沙溢:三弟!

三弟:三哥!

沙溢:三弟!我在这呢。

三弟:我听到你了。我们走,快走。(拉着押送官走了)

沙溢:三弟,我在这。

判官:等一会,他管你叫三哥,你管他叫三弟,你俩谁是哥谁是弟呀?

沙溢:那就看从哪边论了。如果从他舅那边论呢,我是他三哥,如果从我姨...呸!狗官!

判官:狗贼,我就多余问你,斩首!

沙溢:舵主!舵主你来救我了!舵主!

舵主:狗官,你勾结乱党,中饱私囊,欺压百姓,残害忠良,你给我注点意!

沙溢:舵主,你还还没救我呢。

判官:你们那是什么舵啊,草垛啊!

沙溢:我们舵主最近特别忙,有很多工作需要处理。哼,狗官!

判官:斩首!

胡可:刀下留人,大人,我再跟我相公说句话。

判官:你刚才不是来过了吗。

胡可:我刚才只有饭没有酒。

判官:快快快。

胡可:相公,我给你送酒来了。这回酒理真的放刀了。你听,咣当的。

沙溢:哈哈哈

胡可:相公,使劲够!使劲!使劲!

沙溢:我算是看明白了,这是我死定了。娘子,你还是找个人嫁了吧,让我也能死得安心。

胡可:相公!你再说什么呀,一日为妻,终身为妇!

沙溢:走!走啊。

    刽子手哭状

沙溢:你哭啥?

侩子手:可怜你,太惨了!

沙溢:别哭了。

判官:沙溢,你这个亲戚和朋友,一会还有没有要来的了?

沙溢:该来的都来了,估计也没什么人来了。

判官:千万别来了,我一会真有事啊。来,问斩。

三弟:你不是我三哥,为什么不早说。

押送官:你不是也说嘛,我俩长得太像了。

三弟:三哥。

沙溢:三弟。

三弟:三哥。

沙溢:三弟。

三弟:三哥。

沙溢:三弟,我在这。

三弟:我听到你了。我们走(抱着桌子走了)。

沙溢:那不是我,你搬的是桌子。

判官:你拿我桌子干什么啊?

沙溢:我不知道啊。

判官:他刚才带你去哪儿了?

押送官:我这腿我能去哪儿啊。

判官:全是废物,来,斩首把斩首吧。我真有事,抓紧时间。快快快。

沙溢:舵主,沙堂主。舵主,这次你我兄弟联手,杀他们片甲不留。

舵主:好!你瞅啥!(刺了押送官一刀)

侩子手:杀人啦!杀人啦!

舵主:好久没见过这么好的轻功了,我来会会你。

沙溢:要不你把后边的事推一推?

判官:领导,特别不容忍我迟到。哥,我求你了,咱快点把你斩首。OK?

沙溢:行行!天也黑了,抓紧吧。

判官:帮个忙啊。来来来,真的,我不能再迟到了。

胡可:刀下留人!你等一下啊。郭老师,快快,帮个忙。

郭德纲:干嘛啊?我能救谁呀?

胡可:救人救人。快快快。

郭德纲:我能干点什么呀我?

胡可:相公,我听你的,我跟别人好上了,你放心吧。

郭德纲:你踏踏实实的吧,有我呢。

沙溢:行了吧,谁信啊。长成这模样,你也要?脑袋上还顶一桃心。

胡可:相公,你要是不相信的话,那我俩现在就拜堂。

郭德纲:现在吗?

胡可:一拜天地,二拜高堂,夫妻对拜。

郭德纲:我们要入洞房了啊。

胡可:你再不相信,我们就真的在这入洞房了。

郭德纲:行了,我们给你生个孩子看看。

沙溢:行了,我信了,你俩快走吧,人家大人后面还有事呢。

郭德纲:真的啊。

沙溢:别在这耽误。

胡可:好勒,快走吧。

郭德纲:这么开心,咱们上哪入洞房去咱俩?

沙溢:跑起来!

判官:(对鸽子说)你跟他们说啊,不是我不去,这边真走不了,让他们先吃饭,别等我了啊,我买单!走!

沙溢:把后边的事推了?

判官:看透了。

沙溢:看透了好。人世间这点事啊,就那么回事。哼,狗官!

判官:午时斩首,天都黑了。

沙溢:来吧。

三弟:三哥,你咋这么沉呢,三哥。三哥,你说话啊三哥。都不是我三哥,三哥。

判官:你弟来了。

三弟:狗官。(刺了沙溢一刀)三哥,我们快走!

判官:上哪儿去?

沙溢:舵主,你都来了两次也没救我。

舵主:你再跑啊

沙溢:舵主!

侩子手:想不到,我无论怎么跑,也跑不出舵主的五指山啊。

沙溢:我媳妇儿,也跟别人跑了。搁谁谁受得了啊。舵主!

舵主:哼!你再跑一次,我再追一次。

侩子手:蜻蜓点水!

沙溢:舵主,我跟你说话呢。你听见了吗?舵主。

舵主:马踏飞燕!

沙溢:舵主,舵主,你干点正事吧!错,是我入错了舵,爱错了人。娘子!

胡可:相公~

沙溢:你不是嫁人了嘛。

胡可:傻瓜,骗你呢~

沙溢:骗我的?不可能!你看那胖子还笑呢!现在还笑呢。

胡可:既然为夫妻,恩爱两不移。

沙溢胡可:纵使千般苦,永远不分离。

三弟:三哥!三哥,你到底在哪儿啊?我一定要找到你!

 
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