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活网
当前位置:首页 > 小品剧本库

小品剧本库

陈汉典小品《后台战争》台词完整版


演员:陈汉典 赵正平 康茵茵 罗名宏 陈杰严 颜宝霖

陈汉典:快快快快快,各部门动起来,动起来,等一下就要录影了,你们这样怎么录,干什么东西,在混吗,动起来动起来,等一下就要录影了,你们说我脾气不好,还不是你们惹的,莫名其妙,你们到底来这边干什么。

罗名宏:你来这边干什么,《康熙来了》都停了多少年了,你还以为你是那个典哥,你现在只配在练歌房点歌。

陈汉典:桑尼哥,你不是说今天有一个节目通告要给我吗?

罗名宏:节目,今天没有,下周。

陈汉典:下周也行。

罗名宏:这也行。

陈汉典:我先在这边等化妆。

罗名宏:不是,下周,你那么早化妆,你干什么。

陈汉典:我先化好,一个礼拜之后风干比较自然。

罗名宏:我听你在那边胡说八道,神经病。

赵正平:我的姑奶奶,志玲姐你就别闹了,我这个戏的女一真心没办法给你了,人家那个美国妮可基曼飞到台湾,然后找我三天跟我说戏,真心没办法,所有角色都没了,就剩男一,我不跟你说事情了,我还要忙,再见,陈汉典。

陈汉典:导演。

赵正平:你怎么会来这里?听说你是没饭吃了,是不是?

陈汉典:导演,我想拍戏,听说你最近搞了一个电影对不对。

赵正平:是,我这可是个国际的大制作。

陈汉典:那角色都定了吗?

赵正平:定是都定了,但是现在就缺一个男一号。

陈汉典:导演,那你看我,怎么样。

赵正平:你不怎么样。

陈汉典:不是吧,导演,就只剩下男一号了,而且导演,我们说句真心话,我们两个的交情也不浅,从康熙来了,雍正来了,乾隆不来了,道光爱来不来,最后我们还干了一个前传“崇祯走了”,我们合作这么长的时间了,你就再给点。

赵正平:好了好了,陈汉典,你别再说了好不好,你只是想演个戏,演个小角色,对不对。

陈汉典:对对。

赵正平:我告诉你,我就算真的有机会给你,你也不会演。

陈汉典:你给我机会,我就能演好。

赵正平:你如果能演好,我就给你机会。

陈汉典:谢谢导演。

赵正平:不是,我告诉你,我这个戏没那么简单,说出来这个戏会吓死你。

陈汉典:好。

赵正平:我这个戏里面的那个男一号,他喜欢狗,所以他就养了一只吉娃娃,你要知道,你要必须把人跟狗的动物的情绪融合在一起,这你能够明白吗。

陈汉典:我明白。

赵正平:好,那你就演那主人。

陈汉典:好。

赵正平:养的狗。

陈汉典:我演狗啊?

赵正平:怎么样,我说吧,我的戏都还没开始呢,你就要开始挑角色了是吧,我不好意思,帮不了你忙,不需要。

陈汉典:我可以(模仿狗),怎么样,导演,像不像。

赵正平:恶心,下流,怎么了,吉娃娃狗还在我腿上撒泡尿,我告诉你,如果要演好这个吉娃娃的话,你必须要保持三种情绪,五种情绪,七种情绪。

陈汉典:导演,狗有那么多情绪吗?

赵正平:我现在看到你就一肚子情绪,怎么了,现在戏还没开拍,要开始挑剔角色了是吧,我真心帮不了你忙,我必须要走了。

陈汉典:导演,我可以。

赵正平:你演一个失恋的吉娃娃我看。

陈汉典:好(模仿),我要跟你分手,分手,要跟我分手。

赵正平:喝酒。

陈汉典:喝酒。

赵正平:失恋了不都喝酒吗。

陈汉典:好,我要喝酒,再来一杯。

赵正平:好,那你现在演个得了脂肪肝的吉娃娃。

陈汉典:为什么会有脂肪肝。

赵正平:废话,我这个戏前后是有逻辑的,你想想看,失恋,长期酗酒,最后不就得了脂肪肝。

陈汉典:废话,我这个戏是有前后逻辑的,你看,失恋,长期酗酒,是不是要脂肪肝,导演,我学你是不是学得很像,但是这个脂肪肝的吉娃娃,我觉得真的没有办法。

赵正平:陈汉典,你不要再说了,叫你演个得了脂肪肝的吉娃娃,你居然没办法演,还想靠模仿我,想捧我大腿,你以为你这样就可以演男一,你去“死”吧你,我必须要走,再见。

康茵茵:导演。

赵正平:茵茵姐,茵茵姐,怎么有空来这里了。

康茵茵:演员定得怎么样了。

赵正平: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,我现在就差个男一号。

康茵茵:陈汉典,真的是你,你怎么会在这儿,我好喜欢你的歌。

(一段歌舞)

陈汉典:谢谢,谢谢你。

康茵茵:我好喜欢你的歌。

赵正平:茵茵姐跳的真棒。

陈汉典:谢谢,谢谢。

康茵茵:我居然有幸可以跟你共舞,太开心了。

陈汉典:谢谢你的支持,你是谁呀?

赵正平:你给我滚远一点,你说话客气点,茵茵姐,不好意思,我解释一下,你眼睛给我放亮点,她是我这部戏的金主,老板,茵茵姐,好吗?

陈汉典:你好。

康茵茵:你好,你好,你呀,你可以呀,知道我喜欢他。

赵正平:开心了啊。

康茵茵:开心,走开,我跟你讲,我要他当我的男一号,来来,我跟你讲,我待会儿就跟你签约,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,导演不喜欢,你也可以换掉。

赵正平:先不要,先不要。

康茵茵:我跟你说,我手机响,不好意思,我接个电话,你们先聊,先聊。

赵正平:好嘞,典哥,你的肩颈祝怎么这么硬,戏随时开镜,您说了算。

陈汉典:开镜这个事情不急了。

赵正平:是。

陈汉典:但是我们这是一个国际的大制作,我们对导演的要求非常高,导演不止要能导,还要能演。

赵正平:我可以。

陈汉典:好,那你就给我演一个失恋的吉娃娃。

赵正平:我可以,(模仿)我要跟你分手,我不要,我那么爱你,你为什么不喜欢我,我不要,你长得好丑。典哥,演的如何?

陈汉典:我觉得好像还好。

赵正平:没问题,我会演一个得了脂肪肝的吉娃娃,我重度脂肪肝十年了,我的肝,够硬了,典哥,我的脂肪肝,好硬啊。

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