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活网
当前位置:首页 > 小品剧本库

小品剧本库

潘长江苑丹琼小品《老爸遇到爹》台词完整版


演员:潘长江 苑丹琼

(长寿合唱博爱团,演唱)

啊,多么辉煌灿烂的阳光;啊,多么辉煌灿烂的阳光。

潘长江:(从合唱团中走出唱歌)(电话响),等一会啊,(接着唱)完活。各位辛苦了,你们下去先休息一会,一会咱们再继续排练,好不好。(接电话)喂,儿子,喂。怎么挂了?助理,我助理呢?暗恋我的石榴姐。

苑丹琼:潘老师啊,这暗恋的事说出来呢,这暗恋没有意义了。你喝口水,休息一会。

柴宝玉:在那儿呢,快点。

苑丹琼:停!我跟你说,潘老师现在很累了,拍照、签名都不可以的啦。

潘长江:哎呀,那是我儿子啦。

苑丹琼:哎呀,过去啦。

潘长江:儿子。

柴宝玉:爸。

潘长江:你们两个不是说好,今天去民政局登记吗?怎么跑这儿来了?

柴宝玉:登不了了。

潘长江:登……怎么了?

王涵璐:叔叔,我爸从非洲工作回来,一听我们俩要结婚登记,死活不把户口薄给我呀。说是,门不当户不对,不了解他,更不了解你们家。

柴宝玉:最可气的,说我个儿小,我个儿小随谁!(翻跟头)

潘长江:儿子,你这个毛病特别不好,一生气360,一高兴360,有能耐你给我整个720

柴宝玉:(翻两个跟头)

潘长江:你看我儿子多听话,不对呀,他说你个儿小,分明就是在骂我,对不对?

柴宝玉:对。

潘长江:还什么门不当户不对,你爸是干啥的?

王涵璐:我爸是海归。

潘长江:别说是海龟,他就是王八,也不能干预子女的婚事啊。对不对?这都什么年代了这都,啥叫海龟呀?

柴宝玉:哎呀,就是海外工作归来的精英。

苑丹琼:哎呀,太气人啊,什么海归,没事,我姑娘刚离婚,要么我姑娘嫁给你,我嫁给你爸,那不就亲上加亲了嘛。(对着潘长江笑)

潘长江:停停停!等一会,等一会,咱俩的事以后再说,是不是?我想问一下,你姑娘今年多大了?

苑丹琼:还小呢,二十年前才二十岁。

潘长江:你直接说四十不就完了嘛。

苑丹琼:我怕你听不懂四和十的关系啊。

潘长江:四十岁。

苑丹琼:是十岁。

潘长江:四十岁。

苑丹琼:是十岁。

潘长江:哎呀,四十岁。

苑丹琼:哎呀,是十岁啊。

潘长江:这话让你说个稀碎啊。

柴宝玉:哎呀(翻跟头)。

潘长江:你看看,你看看,我儿子又生气了。赶紧,你回避一下,快,回避一下。来来来,小静,你现在就给你爸打电话,把他约到公园来,我要当面跟他好好谈谈!对了,你爸都有什么特点?

王涵璐:我爸他这个人……

柴宝玉:我知道,说话不着正调,火锅只喝汤料,没病往死了吃药,见着老太太走不动道。

潘长江:你爸是个完人啊。小静,你爸这绝对是个完人啊。你爸不是海龟,是傻狍子。

王涵璐:叔,他说的都是气话。我爸是单身。

潘长江:单身,你这么说我就清楚了,那走不动道是可以理解的,赶紧,给你爸打电话。

柴宝玉:爸,你行吗?

潘长江:我不行谁行!我要不行,我都不叫潘掌柜,打!石榴姐。

王涵璐:喂,爸,你能来一下公园吗?潘帅的家长说要见您。啊,潘帅的家长说您不敢来。好嘞,爸,那一会见啊。

柴宝玉:你那海归爹来呀。

王涵璐:你刚才怎么说我爸的。

柴宝玉:谁让他我同意咱俩的。

王涵璐:你呀,你。

(杜旭东上场)

王涵璐:爸爸。

杜旭东:这是个完人啊。(推开柴宝玉)小静啊,你刚才说的那个主儿,是个没长完的人呢。

柴宝玉:大爷。

杜旭东:闭嘴!只要你离开我们家小静,我叫你大爷!

王涵璐:爸,我跟潘帅,我们是真心相爱的,您就答应我们的婚事吧。

杜旭东:小静啊,要找,也得找个个高点的,帅点的,怎么着也得赶上你爸的颜值吧。(笑)对了,家长在哪呢?不是要见见我嘛,人呢?

潘长江:人来了。(变女装)(唱)哥哥面前一条弯弯的河。

杜旭东:(唱)妹妹对面唱着一支浪浪的歌。

潘长江:哥哥心中荡起层层的波。

潘长江、杜旭东:(拉手)妹妹若是让我渡过你呀的河。(二人分别被电)

潘长江:撒开,撒手,你电流太大,我都要烧焦了。

杜旭东:你是潘帅他妈,你叫啥?

潘长江:潘桂花。

杜旭东:潘帅他妈,潘桂花。孩子为啥随你姓?

潘长江:十年之前,我守了寡。

杜旭东:ohmy god!我是小静她爸爸。

潘长江:知道知道,海王八。

杜旭东:我不姓海,我姓杜,大妹子,你不单歌唱的好,人长得也带劲!

潘长江:大哥,你长得不但带劲,还有后劲呢,关键你长得是解恨呐。

杜旭东:主要看气质(笑)。

潘长江:行了,大哥。大哥,听说你不同意两个孩子的婚事。

杜旭东:大妹子,是这么回事,我刚从非洲回来,知道他俩谈了不到一年,就要领证,这哪行啊。

潘长江:非常理解,海龟大哥。

杜旭东:我姓杜。

潘长江:对不起,杜海龟大哥。

杜旭东:我算是离不开王八了。

潘长江:大哥,你看,我有个话想问问您,但是你千万不要生气啊。你姓杜,你闺女不一定姓杜吧?不,我的意思是,你看你姑娘长得是貌美如花,你为什么长得这么其次咔嚓?

杜旭东:我有证明。

潘长江:你有什么证明啊?

杜旭东:户口薄啊。

潘长江:在哪儿呢?

杜旭东:在这。(掏出户口薄)

潘长江:差不多了。大哥,你姓杜没问题啊。你闺女怎么能叫木土小静呢?

柴宝玉:妈,您那眼神不大好吧。

潘长江:对对对,妈老了,眼睛花了,儿子,你看看女朋友,到底姓不姓杜,接户口薄。

柴宝玉:(翻跟头)来了。

杜旭东:(户口薄上拴着绳子,被拽回去)小样儿,跟我来这套,你还嫩了点。

潘长江:傻儿子,你捡完再翻,你翻完再捡能赶趟吗?

苑丹琼:潘老师,过来,过来。

杜旭东:他谁呀?

潘长江:追我的一个老头,烦死了。

苑丹琼:你要搞到什么时候啊?

潘长江:快了,快了。

苑丹琼:你的衣服太小的了。

潘长江:忍一忍啦。

苑丹琼:你的鞋也太小的了。

潘长江:忍一忍啦。

苑丹琼:关键是太臭了。



上一篇:没有了
下一篇:陈汉典小品《后台战争》台词完整版

相关文章